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 第103章

作者:糯糯啊 标签: 天作之和 天之骄子 甜文 玄幻灵异

“我怎么舍得打你?”梁冷收回手,“至于赔不是也不必,倒是我要同你说声谢。”

季祯听梁冷这几句话,觉得梁冷也许是有些被气疯了,不怪他还谢他是什么意思?

“谢我什么?”

梁冷又抿了一口茶,慢条斯理地说:“谢你帮我摆脱了一个大麻烦啊,那李小姐我本就不喜欢,若是没有阿祯帮着出手,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摆脱才不伤和气。”

“呸,”季祯道,“你会不知道怎么摆脱不伤和气?”

大尾巴狼在这儿装起来了。

他骂完又不相信地盯着梁冷:“你不喜欢那李小姐,你和人家那么好?”

果真不是个东西啊。

“客气就是喜欢人家吗?”梁冷问季祯。

他可以和季祯毫不设防地说话,不必思虑其他,也没有什么阴谋诡计,有的只是直来直往,这就足够梁冷喜欢季祯,喜欢和季祯待在一起。

季祯被梁冷问得无言,强辩道:“对人客气总不会讨厌对方吧?难不成对人不客气反而是喜欢了?”

“有何不可?”梁冷说,眼里完完整整装着季祯。

“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才会这样。”季祯说,“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

季祯看梁冷的神色并不像是赌气或者逞强,也只能信了自己的捉弄可能没有达到功效,还反过来帮着梁冷解决了问题。

这么一想,季祯心口一股闷气重新涌回来,只觉得这屋里快坐不下去。

“若华,把窗户打开透透气,闷死了。”季祯瓮声瓮气道。若华闻言赶紧将窗户打开,外面已经黑了的天色以及些微月光透了进来。天气冷时也没有什么蚊虫的侵扰,开窗没忌讳。

况且现在院子里一共住着的两位主子已经都在这里,更不怕什么了。

江熠让他受气,梁冷也是一个德行,两个人以后若是不葬在一个坟头里面都是他们吃了亏了。

季祯没把心里话全都说出来,但小脸上的凶样却毫不掩饰,盯着梁冷活像是要上去咬梁冷一口。

梁冷饶有兴味地问季祯:“哦?我不是好人,从何说起?”

江熠反正已经说了不喜欢自己,恐怕背后已经和梁冷搞到一起去。现在梁冷过来左不过是装模作样想要看自己笑话,还当自己不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呢。

季祯心中一声冷笑,想着看我现在就戳破你的假面,打你一手猝不及防。

“你明知道我和江熠有婚约在身,还想要撬人墙角,这是好人能干出来的事情吗?”季祯占据道德高地,说得理直气壮。

若华在旁边听得胆战心惊,余光不住去看梁冷的面色,就怕太子殿下恼羞成怒责难自家爷。

不过没想到,梁冷面色不改,不置可否。

季祯见他不说话,“怎么,你敢做不敢认吗?”

“啊,”梁冷恍然似的,“阿祯问的这个,我自然是认的,明知江熠和你有婚约在身,还想撬他墙角的的确是我。”

季祯闻言本来要点头,然而转念将梁冷的话放在心里过了一遍,立刻发觉不对,“是撬我墙角,不是撬他墙角。”

他认真地给梁冷纠正语病。

梁冷却挑眉:“我撬你墙角?”

季祯目光微凛,“你不必同我装傻,你想做的事情我知道的清清楚楚。”

“我想做什么?”

“拆散我和江熠的婚约,然后取而代之和云顶峰缔结婚约。”季祯脆生生道,说完以后发现其实说这话一点都不难。把话摊开来说,现在就看梁冷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了。

梁冷听着季祯前面半段还像个意思,听见季祯的后半段却略微皱起眉头来,“你觉得我想和云顶峰缔结婚约?”

“否则还能是什么?”季祯不给梁冷否认的机会,“别装了,我知道你心肝都是黑的。”

“我何时说过自己是好人?”梁冷反问季祯,“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但凡是人,即便是坏人也多半要尽道貌岸然之能事来装些清高,像梁冷这样直说自己不是好人的坏东西,季祯还是头一回见着。

“这种话你都说出的口?”季祯不敢相信地盯着梁冷问。

梁冷被他盯的没有丝毫不好意思,反而笑着反问季祯:“这又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地方?”

“不要脸!”季祯骂道。

只是梁冷如此突破道德底线,季祯都不知道他骂人家一句不要脸到底有没有杀伤力。

梁冷忽然站起身来,走到了季祯面前,足尖近得几乎抵住季祯的鞋尖。

季祯不由自主地往后仰了仰,以为梁冷是被说中难以掩饰的心事而恼羞成怒咬责难自己了。

梁冷慢慢俯下身来,目光一错不错地盯着季祯的眸中,其中情绪丰富,季祯都看不太懂。

可看得懂看不懂是一回事,不能随便丢了自己的气势又是另外一回事。季祯努力回看过去,生生止住了自己本来往后仰的动作,反而向前靠了靠,与梁冷俯身的动作形成对抗之态。

“你说对了一半,”梁冷在俯身的动作中开口徐徐道,“我的确是想要你和云顶峰解除婚约。”

果然被我说中了。

季祯眼眸亮亮的,回看梁冷时越发有底气。站在道德高地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他以为梁冷说完了,却听见梁冷又继续往下说,“但我并不想要和云顶峰缔结婚约,起码现在我不是这么想的。”

梁冷俯身的动作未停,季祯本来扬起的脑袋因为梁冷不住往下靠的动作而又有了退缩的意思。

上一篇:五个人都想攻略我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