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 第117章

作者:糯糯啊 标签: 天作之和 天之骄子 甜文 玄幻灵异

而江熠看来,此时的季祯却是可爱过分了。

他皮肤白净细致,带着将醒未醒的困倦,嘴巴大约是不自觉随着自己的情绪瘪着点,唇瓣就微微翘着,与他黑亮亮的眼珠子一块映在江熠眼里,同他瞪过来的目光一样让江熠感到轻松快活。

季祯凶完,又回想起方才江熠叫他,并不是往常一样的季三,而是阿祯。虽然他曾经让江熠这么叫自己,是为了顺利拉近两人之间的关系。这也的确是一个从前家人才会叫他的称呼,如今虽然不是家人独有了,可是往常顶多也是梦魇或者梁冷这般叫他,江熠从来没有过。

这也是前面季祯没有马上认出是江熠在叫他的缘故。

怎么说呢,季祯的指尖在窗框上轻轻抠了下,带着些不自觉的局促情绪。原来江熠若是亲近地叫他名字是这样的感觉,他清冽的声音吐字清晰,仅仅是两个字却好像百转千回。

撇去当下情境,季祯并不讨厌江熠这么叫自己。

“我不是故意来笑话你,”江熠的声音隔着窗户,并不影响季祯听见,但他还是忍不住把耳朵凑到窗户边上听。

且听江熠会说出什么样的鬼话,季祯想。

“我来找你,是想和你说一句抱歉。”江熠说。

“什么抱歉?”季祯的心提了起来,如果江熠现在是过来告诉他,这抱歉是为了后面很多对不起他的事来说的,季祯想直接出去把他掐死。

按照江熠的性格,季祯此时也没有自信说江熠现在不是为了以后要对不起自己来道歉的。会发生的也许终究会发生,他轻易改变不了。如果是旁人就算了,是江熠…

季祯在这瞬息之间想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从前世梦境想到自己从宜城到边城至今发生的种种,又重复了自己遇见江熠以后他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件事。

“算了你不要说了。”季祯开口拦住江熠,“说的都是让我生气的话,不如不说了,”他的情绪多少有点失落,但是又倔强地对外面的江熠说,“我这趟回去,多半这几年也不会离开宜城了,到时候有什么事儿还不知道呢,宜城青年才俊大家闺秀多了…”

这话也不完全算是逞强,宜城的才俊闺秀的确很多,有意与季家结亲,想要拉拢季祯的就更多了。再依照季家对季祯的宠爱程度,他的确是要什么有什么,想同谁好同谁好。

季祯碎碎念般把这话也说了,“到时候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过我的阳关道,我开心着呢。”

他说了一长串话,才发现中间江熠并没有打断自己,也没有吱声,都不知道人还在不在外面。

季祯好奇地从窗户里往外看,窗缝很小,但能依稀看见外面的人。江熠还在。

明明这窗缝小的可怜,可季祯往外看时,却好像被江熠的目光抓包,让他有点恼羞成怒,他现在也不愿意装文雅了,“你屁也不放一个,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我相信,”江熠说,“我能上马车来和你说吗?”

他提出请求,季祯一下愣住,防备地问:“为什么要上马车,车下面说不是挺好的吗?”

他想起昨天和江熠独处时候的情形,有一点点心有余悸,方才他还在江熠说了不少狠话,若是江熠想要上到马车关上车门对自己行凶,那岂不是糟糕?

“有些话我想当面告诉你。”江熠道。

“这样也算是当面吧。”季祯勉强把窗户打开,又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脑壳,只露出一张脸来。

隔着窗户看见这样一个季祯,孩子气更浓,江熠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会这样明显开怀笑的时候很少,季祯也见得不多,他从前最多看见江熠抿唇轻笑,此时不由愣了愣。

这一愣便让江熠伸手轻轻碰了碰季祯的眉毛。

只是眉毛,是一个极其克制的,却明确表示亲昵的动作。

季祯在他触碰的时候下意识地眯了半边眼睛,像个小猫儿,头也歪了下,像瑟缩也像害羞。

“你干嘛呀。”这下问出来的话就没有前面那么凶,而多少带着点软绵绵的味道了。

“很抱歉之前说你重欲,安于享受。”江熠开口。

季祯听见他说的,软和的脸色就垮了几分,不过还没等他完全变脸,江熠又接着往下说了一句,季祯这才发现他原来并没有说完。

“很抱歉之前刻意疏远了你。”江熠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季祯眼睛呆住了。

江熠的抱歉好想和他想象之中的并不一样,他完全不懂往下会有什么样的走向。

“最抱歉的是,”江熠注视着季祯的眼眸,“之前骗你说我不喜欢你。”

他说着往前走了半步,脚步抵在马车前,和季祯就隔了咫尺距离。

季祯脸上的惊诧已经无法掩饰,“你,你在说什么啊?”

他看着江熠,眼睛还是那双眼睛,眉毛还是那双眉毛,鼻子和嘴巴也都没有任何改变,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超出季祯预期。

“你是江熠吗?”季祯几乎有点迷茫了。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季祯其实已经接受了这一点。他愿意随心所欲自由自在地过,不代表别人可以这样。这世上多的是身不由己,口不对心的人,季祯就算嘴上不愿意承认,但心底里,他多少有点谅解江熠的刻板与教条。

若华原本在厨房里面忙活,她隐约听见季祯好像在和谁说话,走出来一看是江熠,当下想到昨天晚上的诡异场景,立刻管不了其他,提着裙子就跑到马车前防备地看了一眼江熠,而后问季祯,“爷,没事吧?”

季祯刚问完江熠是不是江熠这样的话,正等着江熠回答,若华忽然插了句话进来,打断了季祯的情绪。

他这会儿也感觉江熠在车外和自己说这些话有些不妥,先支开若华说:“光天化日的,你只管准备早点去,”他说着又对江熠道,“嗯,你上来说吧。”

车门开了又关,季祯琢磨着江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不等江熠坐稳他就问道:“你说的不该骗骗我说不喜欢我,是什么意思?”

他心中已经有猜测,可自己说出来却觉得不作数,还是要向江熠确认才好。

季祯问话的时候不自觉抓住了江熠的手,江熠垂眸看向季祯的手掌,心跳也快了几分。刚才他说的那些话已经几乎用光了他坦然的勇气,但是今天他要和季祯说的话,从昨天夜里与江蘅交谈过后便已经想好,做了决定。

因此即便生疏,但江熠还是反手轻轻翻握住了季祯的手掌,然后干脆低下头亲了一下季祯的嘴唇。

一触即分的亲吻,纯洁到不带任何欲望,单纯只是态度的表明。

季祯睁着的眼睛在江熠靠近的时候极其缓慢地眨了眨,慢到像是要把江熠整个锁在他的眼瞳里面。

嘴上温热的感觉并不让季祯陌生,让他陌生的是这个亲吻是江熠主动的。

一股喜悦在他心底滋生蔓延,季祯眼睛忍不住亮了起来,可他还是拉住脸颊微红正在往后退的江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占我便宜的意思。”

上一篇:五个人都想攻略我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