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 第125章

作者:糯糯啊 标签: 天作之和 天之骄子 甜文 玄幻灵异

梦大顺不敢放屁,在里头被晃得晕头晕脑。

江熠却忽然起身,引得季祯看去,“你要走了?”

“嗯。”江熠不知为什么忽然急起来,季祯不懂,却也没留他。

“那晚上再见,”他说了半句,娇气病就来了,“到时候你来不来接我?”

江熠脚步顿住,回身对季祯说:“好,到时候一定等我来了再一起去。”

季祯不知他在郑重什么,只感觉本来自己要耍赖说的“你不来接我我兴许就不去”的任性话被堵了回来,心道江重光真会反客为主,嘴上却不好说什么了,哼唧一声当作答应。

江熠脚步往外走,径直出了远门,脑海里的思绪百转千回。

江蘅修为不如江熠,可通晓的知识哪里会比江熠差。江熠可以一眼辨别出好坏的东西,江蘅也不需第二眼。梦魇的略施小计,在江蘅眼里应当也拙劣不已。

可江蘅彼时却告诉季祯,那符咒仅为安眠。除了故意为之,江熠想不出第二种可能。而若梦魇当初得手,那季祯恐怕早就丢了性命,再无后头种种。

绵绵细雨落在人身上并不唐突,反而绵柔如同轻抚,等人回过神来时,身上已经带着明显的水气。

江熠没有理会雨滴,他走在雨中只是心头茫然。江蘅在他眼里,从来都是温润谦和的大师兄,如同江恪在他眼里,是严格但行事端正的父亲。

如今这两个对江熠来说几乎是最亲近的人,让江熠感到陌生。

第七十二章 你不开心吗

江恪的身影出现在廊下的台阶上,与江熠差着十几步距离,正与一个小修士说话。

“你父亲呢,是一个很英勇厉害的人,天下再没有比他更好的男子了。”女声轻快地响在江熠耳朵边,清晰得好像刚说出口般新鲜。

没有人询问,女人的声音却以问答的形式继续往下说。

“怎么认识他的呀?”女人轻轻笑起来,带着几分少女般的害羞说,“你父亲救了我呀,要不然我怎么能认识那么好的人呢,若不是你父亲,我就同你外祖父母一样死掉了,所以你说你父亲厉害不厉害?”

父亲好厉害。有一个小小的童声在江熠心底响起,这声音却很飘忽,遥遥像是千里之外,又像是被风吹散听不清楚般。

“是啊,你父亲就是这天下最好最好的人!”女人的声音由小变大,在尾音落下的时候又瞬间化作了层层叠叠的回应卷着无穷无尽余调朝江熠耳边扑来。

一句再娇柔的话重复不休也成了让人头痛与烦恼的魔障。

更何况那声音随着不停重复,语气之中的柔和慢慢消退,转而变成种咬牙切齿,仇恨不得的语调,女声渐变为孩童呓语,又慢慢变成了江熠自己的声音,随着台阶上的江恪看过来的目光戛然而止。

最后一道江熠自己的声音清晰可闻:“父亲是这天底下最好的人!”

江熠表面只是停下脚步,可这片刻时间里,他的后背已经出了一层冷汗,心跳飞快,一时回不了神。

心魔大多时候都能被江熠压制住,然而总有像刚才的时候。它无规律可循,无踪迹可觅地冒出头来,让江熠难以判断自己究竟对它有没有掌控,或者其实自己什么时候应该知道多少其实都有心魔控制。

江熠知道自己本应该早早除掉心魔,可他下意识又抗拒这点。他有种自己不知道的,想知道的事情,也许都能够在心魔那里找到答案。

“你站在那里做什么?”江恪见江熠愣愣没动,开口问道。

江熠抬眸看向他,平静无波的眼眸像是一潭死水,其中眼光让江恪有些陌生。江恪的眼帘抬起又落下,眉头不待皱起,江熠已经上前来告诉他晚上季祯会过来的事情。

被这么一打断,江恪在看江熠,目光所见又是他熟悉的,在掌控中的江熠。

江熠在雨中,发丝和衣料都已经湿了。江恪压根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或者说就算注意到了也并不放在心上。

当下除了这天气让他有些厌恶之外,边城也没有太多烦心事。

江恪收回目光:“嗯。”他转身离开。

江熠的身体有点冷,纯粹是对天气以及湿了的衣料的反应,他沉默无声地往前走,一把伞忽然从身后努力够到他的头顶。

“师兄。”曙音撑着伞从院子的另外一边跑到了江熠的面前,踮着脚把伞撑到他面前。

她的脸有一瞬间有些变化,因着曙音接下来的话,一同让江熠有一下的失神,“下雨天要打伞呀。”

下雨天要打伞,脑海里的声音与现在曙音的声音重叠在一起,江熠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看着江熠,看得曙音心里有些发毛,就怕自己说错了或者做错了什么,让江熠抓到责罚自己的理由。

她原本是想找机会问问江熠他和季祯的婚约的事的,由此被江熠一打断,也不敢随便问出口,只把伞塞到江熠手里,便小兔子一样跑开了,“师兄我先走啦!”

曙音跳脱的身影让江熠回过神来,心头也微有些回暖。

虽然此时此地一把雨伞已经没有很大用处,但他还是撑着伞回到了房间里。

江熠在房里念了一下午的清心咒。

等夜幕慢慢降临,他这才睁开眼睛。身上原本被打湿的衣料尚且有些湿气在,头发倒是差不多干了。江熠起身往外走,外面的雨也已经停了好一会儿了。

他一出门就捡到江追谨慎地从廊下走来,低着头脚步飞快,差点撞上江熠。

“匆忙什么?”江熠问他。

江追这才抬起头来,看见是江熠也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气还是重新提起一口气,“师兄,我去看看曙音。”

“曙音怎么啦?”江熠问。

“方才因为冒失莽撞,被师父责罚了。”江追小声道,若是在江蘅面前,他也许不会这样,但是在江熠面前,江熠向来在规矩一事上也几乎刻板,江追怕自己说得不好也连带着被责罚了。

而江熠清楚,冒失莽撞这四个字简单,却能囊括不少罪名,其实在师门当中只要是长辈觉得小辈的行为不合规矩,便可以用此为借口来责备的。

他想到曙音,原本要离开的脚步一顿,与江追一起往曙音那边去。

江追一路上小心翼翼地看着江熠,不知道二师兄忽然跟过来是想要做什么。

到了曙音房前,便可以听见里头她的小声哭泣。

江追解释道:“师父已经罚过了。”

上一篇:五个人都想攻略我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