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 第131章

作者:糯糯啊 标签: 天作之和 天之骄子 甜文 玄幻灵异

江熠的母亲未婚生子,在小小山村之中本就太过离经叛道。又因为她如何都不肯说出情郎是谁,村中人都看轻她。男人行为轻薄,即使因为都是同族之人而没有真敢做什么的,但也往往将江熠母亲气得偷偷哭泣。

后头她明白软弱躲闪反而让别人张狂,因而后头也就泼辣起来。如此渐渐才没有敢随便欺辱他们母子两个的。只是因无法调笑得逞,村中另外又有了风言风语,让许多男人的婆娘心中不满,不怪自己男人下流,反疑心江熠母亲主动勾引。

江熠母亲性子能干,加上外貌不俗,即便是带着一个江熠,也有一些男人看上她,不少媒婆上过门,不成想一一都被她赶出去,没一个答应的。

如此支撑四五年,她还总告诉江熠,说父亲一定会来接他。

被剥离的记忆一点点回到江熠的脑海之中,母亲的声音和话语每清晰传递到他的脑海中一句,江熠的心就如同被放置在油锅上煎炸过一遍。

他的母亲曾经用尽全力爱护他,疼惜他,告诉他善与恶的道理。尽管生活无望,期待的人只有虚影,她也用乐观的心态面对,执拗而专注的等待着自己的心上人。

因而即便有欺辱,幼时的江熠依旧是开朗快乐的。

这快乐随着江恪的到来戛然而止。原本色调温暖的画面似乎在瞬息之间雷雨大作。

江恪的面容一贯冷峻,但也鲜少企及此时闪回记忆中的霜寒。

他大约已经从长舌的村妇口中听说一些真假难辨的事情,走到近前又明晰可辨母子两人身上若有似无的魔气,面色越发难看起来。

“那晚上也是你刻意的吗?”

在江恪口中,他母亲的爱恋不值一提,甚至低劣刻意。江熠母亲来不及因为见到江恪而欣喜,便被他贬入尘泥中。

她不知从何说起,甚至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身上沾染的魔气是无害的,只是一只尚未化形的兔精的气息。

江熠也不知所措地站在两人之间,茫然而恐惧。

“好在他还有救。”江恪冷冰冰道,看向江熠母亲的目光不参杂一丝感情,连同看江熠也仿佛只是在看一个器皿。

江熠的视线中,江恪在他面前蹲下身来,勉强达到与他视线齐平。

“想要修道成仙吗?”江恪问。

从如此近的距离看,他的眉眼和成年后的江熠有六成相似。

孩子对于得道成仙哪里有什么概念,自然是摇头不愿,“我要和母亲在一起。”

陌生人带来的不安全感,让孩子对于母亲更加依赖,说完跑过去躲在了自己母亲身后偷看江恪,不明白他是谁,要做什么,“娘,我害怕。”

江恪听见“害怕”两个字,眉目之间不满更甚,“瞧瞧你把他带成了什么样子。”

他重新站直了身体,居高临下,身形高大如同乌云笼罩下来,同此时天边响起的闷雷一道给江熠重重的压迫感。

江熠母亲红着眼睛,顾不上其他,只是听江恪说得道成仙,连忙追问他:“你要把阿熠带回去吗?”

“我的确要带他回去,只是他这样的资质胆量,又有这样的出身,”江恪忖度着,目光忽然落在了江熠母亲的身上。

他的视线之中有不满,有厌恶,更多是高高在上的轻视。

江恪忽然靠近她,“他若是没有你这样的母亲,我想会好很多。”

江熠的手紧张地抓住了他母亲的衣摆。

女人感觉到身下的拉拽,苍白着脸回过神来,忍着眼眶里将要落下的泪水,弯腰将江熠抱回屋里,嘱咐他先不要出来。

小小的江熠趴在木板门上勉强从年久失修的稀疏门缝里看见交谈的两人。

他的母亲点头又摇头,最终还是轻轻点头。

江熠听不见外面的声音,只感觉面前的门板一下开了,他一个踉跄差点扑摔出去。

若是平常,他的母亲此时一定会上前来扶他。可现在她却没有动。反而是江恪忽然挡在了他面前,抽出身上的佩剑,那佩剑在他手上大小变换,成了一把匕首模样的武器。

匕首冷如冰,让江熠的手掌瑟缩了一下。

“我是你父亲。”江恪说。

父亲这个概念从来只存在于自己母亲的叙述中,父亲是新鲜的,但也早已经被灌输了一个既定形象。父亲是威猛的,强大的,需要无限尊崇的。

孩童的眼睛里一下绽放出许多光彩。

“真的吗?你是我父亲吗?”原来他真的是有父亲的人呀。

然而欣喜不过片刻,江恪推了一下江熠的肩膀,让他正面向自己的母亲,接着发出了一个冰冷的指令,“杀了她。”

江熠愣住,不解而恐惧。

江恪的手放在江熠的肩膀上,口中低声在他耳边说:“杀了她。”

江熠的手颤抖起来,“她是娘,不能杀。”

他的眼前被水雾迷蒙住,视线里只能看见自己母亲颤抖的身形。江熠透过那双孩童的视线用力一起眨了下眼睛,让滚烫的泪水落下来,然后刹那间他看清楚了面前人的样子。

她变幻了,面容扭曲而可怕,成了一张他陌生的脸庞。

“她不是你母亲,她是魔,杀了她。”江恪的声音冰冷地蛊惑着江熠。

江熠的手不由自主往前,然而小小的手没有力气,也没有胆量向即便一个魔物下手。

江恪将他的肩膀扳过去,让江熠再看:“你若不杀她,你的母亲就死了。”

江熠恐惧地看向自己母亲原本所在的地方,眼前的景象又变了。她的母亲正在被一只魔物撕咬,面上的表情痛苦难忍。

江熠睁大双眼,双腿一下动起来,几乎是本能地想要保护自己的母亲。

方才已经陈述过的话语再次在江熠耳边响起,“杀了她。”

利刃划破了细腻的皮肉,血腥的味道一下涌了出来,几滴鲜血飞溅到江熠的脸上,他的视线中,那张秀丽的,原本充满了生机的脸缓缓倒在了地上。

上一篇:五个人都想攻略我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