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 第160章

作者:糯糯啊 标签: 天作之和 天之骄子 甜文 玄幻灵异

季祯这张嘴,江熠见识的次数多了。从前到刚才,知道季祯素来懂得卖乖讨巧,可卖乖讨巧都是看他自己心情,好话歹话全看季三爷愿不愿意哄着你,里头真真假假难以捉摸,难免让人又爱又恨。

然而即便心里很清楚这一点,可在季祯的脸颊柔顺地靠在他肩膀上时,江熠还是被季祯的柔顺姿态抚慰,季祯便感觉自己心口的压力一松,终于能够顺畅呼吸起来。

他大大吸了两口气,想给江熠一拳头,抬手又生是忍住了。

当下屋里情势没好,外面又焦急如油烹,季祯喘息不过两下,还不等回过力气来,就看见那边原本牢牢关着的门出现了一道裂缝,屋里弥散的黑气正在从缝隙往外钻。丝丝缕缕的黑气一碰到外头从缝隙里照射进来的些微日光,立刻加快速度,迫不及待想往外抓住每一丝生气。

季祯在屋里还没处理好江熠的情绪,就听见外头几声迷茫的声音,“这黑气是什么东西……?”

季祯转头看去,心就到了嗓子眼。倘若这黑气扑杀出去,恐怕就难以收拾。

而外面的人显然还没有感觉到不妙,见到门有缝隙反而往上凑想要扒门。

千钧一发之际,季祯大喊一声:“住手!”

江熠如何不知,屋外的人被季祯吓了一跳,当真停了手。

季祯也是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那些甜言蜜语虽然是能不要钱似的往外道,可他说到底本事也就到这儿了。自小到大他就是个没有哄过人的,哪里真有什么通天的柔顺人的能耐。

在这关头,他也来不及说什么好的坏的,只管把自己心里想的一股脑说出来,“你要生气,要拿捏我,就冲着我来就是了,别向着我家里人,况且你如何才能不生气,你也要告诉我,闷不吭气在这儿一通要杀人的样子,难道要我真赔命给你吗?”

江熠低头看着季祯,季祯揪住他的衣襟,情绪有些激动,“你回来找我是为了杀我吗?”

外面的人只听见季祯说什么死不死杀不杀的话,一下便又吵闹起来。

江熠不知用了什么法子,一抬手外面的人声就骤然消失,连带风声鸟叫声一起都缄默了。

季祯只来得及分出视线去看一眼,便被江熠强行捏着下巴转向他。

“你一直在骗我。”江熠低声说,但语气很肯定。

他抽离出江熠的身份以及当时的迷茫和困惑,再回头看彼时季祯的一言一行所作所为,很容易就可以发现其中的猫腻。

季祯被江熠冰冷的目光看得有几分瑟缩。

他的确是骗了江熠。季祯回头想,他实在莽撞了。可也是因为那时候季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不过是往边城跑一趟,赌了个气伺机报复罢了,便会让事情演变成这样。

季祯百口莫辩,看着江熠已经染黑的瞳仁,手下不安地揪得越发紧,“我单知道人生在世要争一口气,却不知道争一口气会引来这么多事情,如今倒好。”

江熠的一只手放到了季祯白皙的脖颈处。江熠的手本来就触感冰凉,此时这样一放,季祯只下意识一缩脖子,把江熠的手给夹住了,因这个动作,他的目光也只能和江熠的撞在一起。

“喜欢我是骗我的吗?”

季祯到底还有些赌一把江熠不会杀自己的打算,无论如何事已至此,又由不得他不赌一把,因而口气上充着往日神气。只是因为江熠的怀疑,受伤的心情却不全是装的,“我嘴上是滑溜了些,可也不是事事骗人的,不喜欢你我如何会亲你抱你?难道我是那样会愿意对不喜欢的人做这种事的人吗?”

他这番话说得其实外强中干,多少有些虚弱。

季祯捂着自己心口,一副气得心口都疼的模样,“也不必如此侮辱了我。”

江熠的目光波澜不惊,似乎不为所动,季祯这强撑起来的气势一下熄了,他闭起眼睛眉毛整个皱起来,一鼓作气道:“也许我更爱你的美色,一开始也只是想引诱你,但你说我的喜欢是骗你的,实在有失公允,况且!”

季祯用闭眼躲开了江熠的目光后,勇气又回来了一些。

“你不能歧视见色起意的喜欢。”季祯说,“难不成你不喜欢我长得好看?你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喜欢我的?”

“这倒的确。”江熠道。

季祯又怀疑起来,“什么是这倒的确,是喜欢我长得好看,还是我长得好看才喜欢我?”

他的语气严肃且计较,话一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的态度不好太强硬,“当然我也不是没有错,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只是事情到这里还未曾不可收拾,从前很多事我的确有一点点错,你就。”

季祯季三爷一句话在口中周折许久才说出来,强敌在侧,面子什么的也是要不得了,“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人生在世谁没有犯错的时候呢?重光,就当我求,求你了。”

他完全睁开眼,眼眶红红的。并不是装出来的。

季祯其实是很恼自己的。此时此刻他想的是,自己因为一己之私把家人带入这样的境地是大错特错,意气用事去边城胡作非为也是大错特错。

季祯已经在心里下了决心,现在仙门的人追杀江熠,江熠多在宜城一刻,江熠的危险就多一分。季家人会被牵扯的恐怕也更深。

季祯不知江熠是怎么想的,但他话一说完就感觉到周遭的气氛忽然一松,外面乱糟糟的声音重新传来。

也不知外面多出了什么人,季祯余光里只看见一道流光闪过,原本已经可以用残破来形容的木门就被外头闯入的人劈成了两半。

季祯只看见对方做修士打扮,因此在他进门的前一刻下意识地往江熠面前站了半步。

第九十五章 与他一起去魔界

他这个小动作里透露出的维护,连季祯自己也没反应过来,目光只紧张地盯着门前来人,没有注意到身后江熠在片刻的愣怔后,身上的暴戾之气彻底淡了。

房门被外力打开之前,季祯的母亲嫂子们脑海里设想了千遍万遍的场景,糟糕到血肉模糊,最好的也是季祯伤痕累累可怜兮兮。然而一开门,他们同季祯大眼瞪小眼,并没有见到什么血腥场面,更没有看见她们预想之中的魔物。

江熠仪态卓然,翩翩不凡,哪里像是众人想象之中的魔。

季祯的手往后捞了几下,既是维护,也是怕江熠忽然暴起伤及无辜。

破门而入的修士并非方才他们在外面见过的那一拨人,而是一个和季家素有来往的,季祯同他也熟悉。

“魔物,你还不!”束手就擒四个字卡在了那修士的嗓子眼里,面对江熠轻轻抬起的眼帘,收到对方投射过来的目光,他实在很难把这样的江熠叫成魔物。

连同季祯母亲也是张了嘴一时说不出话来,片刻后才对季祯抬手想迎他,“阿祯,到母亲这里来。”

季祯还没动,众人便看见江熠紧紧拉住了季祯的手臂,不让他走的样子。

那位修士先反应过来犹豫之间重新把剑给举了起来,对着江熠说,“还不松手,束手就擒。”

江熠听了这话是什么反应,季祯不晓得,他听见“束手就擒”四个字只觉得脑壳发昏,就担心江熠听了觉得不悦,放出点黑气就把对方给化作飞灰。

面对紧绷如弓弦的气氛,季祯匆忙抬起一只手,“等等。”

上一篇:五个人都想攻略我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