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 第164章

作者:糯糯啊 标签: 天作之和 天之骄子 甜文 玄幻灵异

梦魇在玉瓶里呆了这么久,又吃了一些灵药,如今并不像从前那么阴郁黑峻峻了,皮肤颇为白嫩软弹,还是稚气的孩童模样,脸颊都肉嘟嘟。只是唯一还是一个身体两个脑袋,正面看上去颇为诡异。

“哎呀。”季祯有些惊讶,没想到梦魇如今变成了这样,“这……”

梦魇早前就怕很怕江熠,见了他恨不得躲起来。现在江熠入了魔,身上的气息更加可怕,脾气也是难以预测。梦魇在魔界本就是地位低微得小魔怪,除了瑟瑟发抖之外什么反应也给不出来。这样对比起来,向来是嘴硬心软,其实对梦魇很不错的季祯就显得更加可亲了。

梦魇四肢齐用地爬动起来,往季祯身后躲。

它两个脑袋本来从侧面看上去并不很明显,等它一动则可以明显看见两个肉脸都是惊惶,看上去还是古怪。

季祯到嘴的话又变了,“这脑袋果真古怪,”他说着看了眼江熠,心中庆幸江熠即便是入了魔,也没有多长出一只手或者多长出一个脑袋,否则他一时半会儿还真难以接受。

梦魇爬到了季深身边,刚抓住季祯的衣角,就感觉季祯的一只手放到了自己的脑袋上面,似乎是安慰的动作。然而还不等梦魇松一口气,季祯就忽然说,“这脑袋看着别扭,有没有什么术法能够除去一个?”

开口就是要割脑袋,梦魇差点直接晕过去,又怕真的晕了后被割头恐怕就没有商榷的余地了,赶紧结巴开口,“不,不要啊。”

季祯也不是真心多想割了梦魇的脑袋,此时便凑近了问梦魇,“大顺,你说我们去魔界可否立足?”

他是诚心发问,梦魇自然也要诚心作答。它小心将余光投掷到江熠的衣角,愣是没敢抬头直视对方,只是用心感受江熠身上的气息。

季祯看梦魇两张脸上都是纠结与挣扎,似乎是认真在考虑自己的问题。

梦魇的确是认真在琢磨,回答这个问题并不难,以江熠的修为就算是堕魔了,也只是比以前更强,在魔界不说建功立业,有自己的一方立足之地是十分容易的。梦魇的纠结在于,此时此刻他从江熠身上能感受到的魔气是无。

但梦魇前面还在玉瓶里面的时候,的确也是感受到过江熠释放的魔气的。

这样改变的唯一可能就是,江熠身上的魔气是可以被完全掌控,收放自如的。这样的收放自如瞬息变化,和魔物混入人间以后小心翼翼收敛自己不同。江熠半点不用收敛自己,他并非被魔气所俘,是魔气被他所用。

如果是这样,梦魇又有疑惑。江熠到宜城来找季祯,假若不想要引起别人注意,那大可将自己的魔气全都收敛起来,平平淡淡将季祯带走。可他几次毫无保留地将魔气释放出来,投入人间时仿佛饵料撒进鱼池,必然会吸引许多追逐的大鱼。

从这个角度想,梦魇都有些不敢推测江熠到底想要做什么事情。

季祯还在期待梦魇的答案,却见它好一会儿没有说话,看上去呆呆傻傻。季祯抬手轻轻拍了下梦魇的后脑勺,将梦魇的脑袋拍得往前面一冲。

梦魇哎呦一声捂住自己的后脑勺,“能的,能的,不仅可立足,还可立业。”

得到这样的答案,季祯稍感安心。纸条上让他把江熠留到天亮之前,那么说明现在这段时间里面外面都在做准备工作。

在这里多一会儿,离开的胜算就少一分。季祯心里下定主意,起身取来纸和笔,在江熠面前捞起袖子自己磨墨。

“我给爹娘哥哥们留一封信,待我写完我们就走。”季祯说着把纸张铺开,抬笔就写。

江熠没有阻拦,只是问季祯,“去哪里?”

“去魔界啊。”季祯想到自己被江熠带出登仙阁,心想江熠把他再带出去应该也是可以的,只是不知道外面会不会被布置什么术法影响到江熠。

他不想这么多,下笔飞快说明自己要离开的缘由,写着写着笔下又慢了。

江熠本来已经沉默着,见状忽然说,“写不下去了吗?”

季祯抬头,不知江熠要说什么。

江熠继续道:“怕你爹娘知道你不情愿和我离开,这只是暂时的不得已吗?”他的声音还是波澜不足,缺少人类该有的情绪,可季祯的确感觉到了责备以及江熠的追究。

“既然你不愿意同我离开,又何必开口说那些哄骗之语。”这句话的责备之意甚至更加严重了。

若不是江熠这样冷言冷语说出来,恐怕要有深深的怨夫之意。

以至于季祯放下了笔,不敢相信似的,“怎么会这样,”他摇着脑袋,一下竟没忌惮的情绪了,“我单以为从前你优柔寡断,没想到你本性难移至此。”

什么是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的魔头?魔头会在意自己愿意不愿意和他走吗?魔头才不会在意。

真正地魔头该一言不发地强取豪夺,而不是盯着未婚夫写家书,埋怨:“你都是骗我的。”

时间地点都不对,但这个时候,季祯看着江熠的脸,由衷感觉到了一种古怪的可爱。

第九十八章 一丝接一丝魔气,阵阵荡漾开去

看上去很可怕的一个魔,大约并不真的有多吓人。既然明白江熠心里想的是什么,季祯觉得自己摸到了一些法门,甚至他都想伸手捏捏江熠的脸,也算为刚才讨回一口气。

只是江熠像是预判到季祯的动作,脸颊稍一偏移就躲过了他的动作。

真是让人不甘心。

梦魇在旁听季祯说江熠“本性难移”,明摆着不是什么好话。它心中一直惴惴不安着,此时更想往季祯身后钻。只不过梦魇刚碰到季祯的衣摆,季祯忽然立了起来,猛一下抱向江熠。梦魇被这个动作一带,被动夹在了两人之间,两个脑袋都露出青青白白的惊恐之色。它对江熠的恐惧是本能的,哪里忍得住。

季祯也是抱了以后才感觉到自己和江熠之间还有一个梦魇,当下和江熠一起低头看了一眼。

“若去掉一个脑袋,”季祯说着用手按着梦魇一个头,旧事重提,“我们像不像一家三口。”

梦魇没被遮住的那个脑袋正在接收江熠的视线,再听得季祯的什么“一家三口”的胡话,双膝一软就要滑跪,大喊自己无德无能担不起这样的身份。

只是江熠并未过多地把目光放在梦魇身上,他只是随手拎着梦魇的胳膊,将它丢了出去,啪叽一下扔在软榻下头。

江熠还没收回手,季祯已然在他身上一推,把人推到了。

季祯说,“你这口是心非真是白白入了魔。”

他继续道:“我愿意和你一起离开,但我爹娘生养我,我的兄长嫂嫂们爱护我,还有那些小辈每一个都对我很好,我愿意和你走却也要给他们一些交代。”此番解释下来,江熠的脸色果然好了一些。

季祯就爬起来重新去写信,“我抓紧写,写完我们就走。”

“慢慢来就是。”江熠淡淡道。

季祯写到一处卡壳的地方,用笔杆子戳着自己额头,不解道:“怎么能慢慢来,现在外面指不定成了什么样,多少人想杀了你。”

想到那张被自己吞下去的纸,他吞是怕江熠见了以后会迁怒外面的季家人。季祯可没有维护仙门的意思。仙门中人究竟如何,季祯是见过很多的。道貌岸然下指不定是什么样的。早在边城陈府的时候,季祯就差点在他们手上送了命。

远了不提,就说前面在登仙阁里面,那些修士施法的时候有哪一个在乎过他的死活?当下却传进纸条来让他拖延住江熠,明摆着依旧是打定主意让他做牺牲。

上一篇:五个人都想攻略我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