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 第165章

作者:糯糯啊 标签: 天作之和 天之骄子 甜文 玄幻灵异

若不是怕累及家人……

想到家人,季祯干脆站了起来,“算了,或者我这信就写到这里吧。”

他扯了扯自己的衣摆,伸手主动去抱江熠。这回并不带什么其他意思,只是仰头看江熠,“走走走。”

季祯不清楚江熠怎么施法的,他只知道江熠能够瞬息之间把他带到另外一个地方。

江熠顺着拥抱的动作,只是抱着已经闭上眼等转移的季祯,干脆低下头在季祯的嘴唇上吮了一口。

季祯半睁不睁得眼睛露出一点瞳仁,傻乎乎问:“到啦?”

他没感觉到任何空气流转,还当是江熠法术精深。谁晓得一睁眼看见的还是自己的屋子,而江熠的手已经摸到他的后颈处微微扣住,还想亲下来的样子。

“怎么不走?”季祯惊讶地问,“外面一定有好多人来抓你了啊。”

似乎为了印证季祯的说法,窗板忽然被疾风吹开,穿堂而过自大门出,呼啸的风就像是原地生出,在这一方院子里面狂飞乱舞。而天色也一下随着这怪风变了,一下阴沉泛着深蓝色,就好像雷雨天气引而不发。

乱风夹杂起许多尘埃,让空气也跟着沉闷起来。

江熠抬头看向外面,脸上露出几分思虑。

这天气变化,让季祯一下想到了江熠入魔的那一天,心中不安顿起。他只以为江熠是为了找自己才来宜城的,可江熠从来没有说过自己的目的。

江熠如果不是为了自己来的,那么他到宜城可能是为了什么?季祯在心里虽然是反问自己,但已然有了些答案。他前面只往好处想,没敢往坏的地方去。

仙门众人想要杀了江熠,不愿意放过他,却大约没有想到江熠并非自投罗网,反而是顺水推舟,请君入瓮。

整个宜城都下起雨来,淅淅沥沥并不激烈,带着几分春意的缱绻。两把纸伞转在街上,几分仙门打扮的人出现在街角,一男一女的面色都十分犹豫,身上还带着几分狼狈。

“师姐,”青年开口,伞面下露出他的半张脸,可认得这是江追,被他叫住的少女正是曙音。

他们没有随着其他人回云顶峰,而是暂停留在宜城。本来是知道季祯回来,想要找他,此时却忽然听说了江熠出现的消息,便也马上过来。

云顶峰不仅折损了江恪,更有江熠入魔,正乱作一团。云顶峰势去是其一,江熠杀了众多门派的修士是其二,此时的云顶峰三个字冠在人身上并不是夸赞,而是枷锁可负担。

曙音和江追都褪去了云顶峰的标志性打扮,此时想要靠近季府确定江熠是否真的在里面。

季府外面看不出什么,只能见着偶尔有修士面色匆匆进出,此外还有一众季府本来的家丁正在守卫。

曙音站在远处仰头从东看到西,入目的只有一眼看不见尽头的季家院墙。她心中乱糟糟地冒出些不受控制的念头来。

在这样地方长大的季祯,怎么会不娇气不放纵呢。曙音向来也是心高气傲的,从前师门名冠天下,她自然也有傲气的资本。无论是师兄还是师父,亦或是她的父母,都是人中龙凤。她却想不到朝夕之间她的人生就能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一时让曙音的心气都低微下去。

她紧紧握着伞柄,本来鼓足勇气想上前一步,天空中却忽然出现了一道惊雷就像是响在她的耳边。这雷声好像把她带回了在边城陈府的那日。

“师弟,我们进去看看。”曙音看见季家上空时不时微微闪过的电光,脚步坚定起来。

无论如何,曙音心里依旧觉得江熠是自己的师兄。

街上的百姓行色匆匆,各自往各自的目的地奔忙。

曙音和江追在季家门前被拦住。虽然这个时候许多修士进了季家,但也并非谁都能进去。更何况门口有一个修士一眼认出了曙音。

曙音也认出了对方。这人已经到云顶峰过,虽然论辈分曙音要尊他为长辈,但对方从前对她也向来是十分客气的。

结果在曙音开口之前,那人便对曙音蹙眉摇头,然后往前两步道,“你们怎么来了,快些离开。”

他说着伸手推搡了曙音一把,“别让旁人看见了。”

曙音急急叫了一声,“叔公。”

被她唤作叔公的人叹了一口气,在角落里劝解了曙音两句,“此时你来凑什么热闹,如今里头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光景,若是你们进去,他们指定让你们冲在前头,你是想被魔杀了,还是亲手弑魔?”

他说的隐晦,意思却很明白。曙音是想被江熠杀了,还是杀了江熠?

曙音和江追一下都不知怎么说了,他们的确做不出选择,更无法真正理智地面对江熠。

无法进入季家,曙音和江追却没有马上离开。他们在季家的不远处站了片刻,曙音和江追前后忽然察觉到一丝魔气的波澜。

他们起先以为这魔气是从季家散发出来的,季家中心位置此时的确正在散发没有遮掩的魔气,但他们所感受到的那一缕却可以分辨出来并非从季家散发。

曙音一把握紧了自己的剑鞘,目光在空中几下搜寻,很快确定了一个方位。

她和江追两人一起朝着魔气来源处奔去,在一条街外的巷子中看见了一个手执木棍正在对着来往行人挥打的中年男人。

旁边的路人不明所以又惊慌地闪躲,因为阴雨朦胧的天气大多没有注意到那中年男人身上不似人的变化,只四散跑开。

但来往人多,总有腿脚不灵活或者慌张之中奔逃无路的。曙音眼看着那中年男人已经用木棍在一个女子背后敲了一记,下一手要往头上招呼时,她握着剑鞘硬抗住那下攻击,虎口跟着震痛了。

江追曙音两人一起将那男子逼到角落中,在周围人的帮助下虚空给那个男人施了一道术法暂且稳住他,而后又在众人帮忙下一块把男人五花大绑起来。

即便如此男人依旧不安分,一直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口中嘟囔不清,双眸发黑,已经快看不见白眼珠。

这一番折腾,曙音花了不少力气。起身擦了擦额角的雨水,正呼出一口气想要歇一歇,却又是感觉到一丝魔气的波澜,继而是一丝接一丝,阵阵荡漾开去,似乎把整个宜城都唤醒了。

第九十九章 季祯被江熠打吐了

曙音的目光再次看向前面那个发狂的中年男子,她惊觉对方的行为并非偶然。

哗啦一声,原本只是淅淅沥沥的雨瞬时转为豆大的点往下砸。季祯本来已经要跟着江熠走到廊下的脚立刻往回收了两步,仰头又看天,发现这个院子的正上方的黑雾逐渐浓重起来。雨幕夹杂着黑雾,让空间显得有些压抑。

只是在这样的暗沉压抑中,天幕里还是偶尔有一两道微芒飞过。起初季祯以为只是自己看错,等定睛又看了几眼才发现并不是他看错,而是的确有许多或明或暗的微芒飞到他们头顶,投身于黑雾之中。每一道微芒的加入,黑雾便会浓郁几分。

如果不论当下情势,这一幕还颇有几分自然的美感。

季祯对此不明所以,因而赶快去看江熠。江熠抬头看着那团黑雾,注意到季祯的目光,又回首看他。

季祯张嘴欲言语,可胃里面一阵搅动,他的脸色霎时垮下去,一手捂住了自己的胃,另一只手紧紧扶住了江熠伸过来的手做支撑。

上一篇:五个人都想攻略我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