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 第22章

作者:糯糯啊 标签: 天作之和 天之骄子 甜文 玄幻灵异

季祯咧嘴一笑,“那不正好。”

他快步到了江熠房门口,便听见里面原本骂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季祯觉得不爽快,主动用手扣了扣房门,鼓励道:“怎么不骂了,接着骂,骂得这么好听呢。”

他这是十成十的真心话,听在梦魇耳朵里却是阴阳怪气地紧了。

室内安静了片刻,而后响起一阵哇哇哭声,憋闷至极,“想要欺负我,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

“谁要欺负你。”季祯靠着门站着,看着院子里的常青树,心平气和想交朋友,“我听你骂得爽快,正要过来同你一块儿骂一会儿罢了。”

梦魇不信季祯的话,隔着门说,“你定然是要引诱我说那些修士的坏话,接着再让他们借口于此狠狠修理我。”

“你看看你这副没出息的样子,”季祯道,“你家中可有小辈,可有父母?若是让他们瞧见你现在的模样,你的脸面往哪里放?”

梦魇闻言,玻璃心碎,的确想起了来边城之前家中长辈的殷切嘱托以及自己要吸干九九八十一个人再回家的雄心壮志,对比起现在的惨样,痛苦道:“你怎么这样说戳痛魔心的话,你还是人吗?”

如此颓丧怎么行?起码现在不能颓丧,季祯还打算哄着梦魇为自己办事呢。

“我当然是人,我倒要问你,你是魔吗?”季祯中气十足,一问不够还加强语气,“你是吗?抬头挺胸告诉我。”

他的语气坚定而认真,让梦魇恍惚想起来临了出门前族中的誓师大会,那般重拾了做梦魇的光荣感。

即便被一个人族这么问,实在有些古怪。但梦魇还是吸了吸鼻子,被困在玉瓶中魔力尽失,勉强打起精神答道:“我是!”

“你是,你还颓丧个什么劲儿呢。”季祯一肚子坏水趁机往外倒,“当魔怎么可以就这么气馁,谁欺负了你,谁困住了你,谁让你丢脸,谁让你倒霉,找到机会难道不该千倍百倍奉还回去?难道梦魇低人一等吗?难道梦魇就活该处在这样的底层吗?”

梦魇没想到在此情此景下,会被一个人族满头满脑打了一盆鸡血进来。

可季祯的语气太有感染力,梦魇激动地浑身颤抖,带着束缚着它的玉瓶都摇摇晃晃,“不,不应该吗?”

虽然季祯的话的确是很有感染力,可是说实在的,梦魇真的算不上什么高级魔怪,所以梦魇自己都给不出肯定的回答。

季祯恨铁不成钢,“这种丧气话怎么会从你的嘴巴里说出来?”

第十六章

梦魇在玉瓶里羞愧地低下了头。

不过须臾它还是有点不服气地开口,“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报仇的机会时那么好找的吗?”

季祯道:“那是你还不够坏。”

梦魇声音高起来,“难道你就够坏了?你的脑子里还都是希望别人喜欢你呢。”

季祯能听清楚梦魇的话,若华却听不太清。她站在季祯身旁,顶多能够听见梦魇声如蚊蚋语焉不详的动静。外头打杂的丫鬟小厮们更是不知道季祯站在那里干什么,隔着一段路还以为季祯是盯着江熠房门口那盆枯死的盆栽看得出神,与若华在说盆栽的事情。

季祯听见梦魇的话,不以为意,“你不过看了我脑中一半,你怎么知道我脑子里只想这个?”

“那你还想什么,能告诉我吗?”梦魇虚心求教,妄图套话。

“想当包打听,你这职业道德还差了一百年。”季祯嫌弃地说,“坏都不知道怎么坏。”

“难道你就知道?”梦魇激动起来,玉瓶跟着它跳来跳去。

季祯嘻嘻笑着反问它,“我要是不知道怎么坏,你现在又怎么待在这里同我说话?”

梦魇想到自己被抓的过程,哑口无言,“你,你,你,”它憋着一口气,“一会儿那些修士们回来,我便告状去,他们会知道你的真面目的。”

“你说他们信你还是信我?”

“什么意思?”

季祯忽然换了个语气,好像是在和人对话,有些忿忿:“重光,前面我一进院子就听见那梦魇满嘴污言秽语,咒来骂去,还说若是那天让它有出头之日,就在道门中杀出一条血路,又说它愿为魔道献身,绝不悔改。”

他情真意切,胡编乱造却说得有头有尾。若不是梦魇自己知道自己并没有说过,恐怕都要信了季祯。

梦魇听呆了,傻傻反问季祯,“你在同谁说话?”

季祯虚心求教:“就刚才那段话,你觉得我说得怎么样?说给江重光听,他信不信?”

梦魇反应过来,玉瓶静止住,片刻后一阵密集的颤抖,“你,你一个人族坏成这样,竟然还想让江熠喜欢你?”

谁不知道江熠做派,名门之后不说,又是世家清俊中的翘楚,他怎么会喜欢季祯这样的人?梦魇到底只吃过几个人,而且次次只是按照流程给人造梦后趁着人沉迷美梦而吞吃对方,并没有真同人族有过密切交往。

加上它们做梦魇的的确不是什么成气候的魔族,魔力不够深厚,行事还鬼祟,长辈能给它们的处世经验太过有限。梦魇当下被季祯的诡计多端与狡诈心狠给震惊了,结结巴巴话都说不太好。

“哎,话别说太早,说不定他就好这一口。”季祯吊儿郎当地说。

他心里想,管江重光好不好这一口,反正他也不好江重光那一口啊。他唯一觉得可取的是江重光的皮相罢了,等他把事情办完,谁管江重光是谁。

“反正,”季祯做出总结陈词,冷冰冰吓唬梦魇,“你自己想想这院子里你还能同谁站一块儿,你如果想不清楚,那就别怪我割了你的脑袋当球踢。”

算给梦魇打了一棒槌,季祯满意离开。

别人都出门了,他也不能闲着。

季祯换了身衣裳,掀开门帘本来打算叫若华来帮他找个东西,没想到掀开门帘的刹那,那种曾经闻见过许多次的血腥味道又忽然往他鼻子里钻来。

这次的浓重腥味迎面而来,让季祯差点呕出来,然而再闻时又像是此前数次那般,什么味道也闻不到了。

什么鬼地方,季祯回想起上次见到的那一面血色屏风,自己待在院子里也不太自在起来。

他带着若华出门,要上马车前看见巷子口那边有个人正站在角落往自己这边看。季祯没多在意,直接上了马车,等坐上马车,车子驶向巷口,季祯从窗缝里往外看了眼,发现那人正也看着自己的车。

季祯再仔细一看,那人身上穿着官服,像是捕快打扮。

边城连捕快都鬼鬼祟祟的,季祯心想,也没管他,径自去了闹市。到了地方,季祯带若华下了马车,让二毛自己去拴马,便打算一路逛过去。

上一篇:五个人都想攻略我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