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 第34章

作者:糯糯啊 标签: 天作之和 天之骄子 甜文 玄幻灵异

他们低吼着互相扭打,满心满意只有将对方置于死地的念头,刀剑伤口条条绽开,血液喷出落在地上。这些人本都是凡人中武功不俗的,如今打在一块暂时分不出高下,却也能互相打得伤痕累累。

季祯看向梁冷,见梁冷脸色也十分难看,显然也是受到了陈守绪话语的影响。还不等他做出什么动作,一道剑光已经从他眼前闪过,季祯往后退了两步,看见那个他带来的小厮正满眼疯魔地看着他。

场面实在乱了,此时内室飞出一物,同时响起的还有江熠冷冷的声音,“曙音。”

曙音伸手接过那张符咒,苍白着脸色立在原地双手合在一起,指尖发力催动,一道符咒落下,她朗声道:“神思清明!”

那道符咒骤然化作光晕四散开去,让原本已经有些入魔的侍卫与梁冷,以及她自己的脸色都好看许多。

而屋里,江熠与江蘅正同血妖缠斗在一起。

他们两个修为高,心性也坚定,血妖难以找到他们的疏漏。血妖的触手从背后伸出,缠住江熠的剑身,刀刃并没有立刻划破触手的表皮。

江熠右手执剑,左手此时伸出两食指与中指,一道寒光自他指腹传到剑身,那根本来坚不可摧的触手忽然被一股无名剑气断成几节。

江熠的剑气一转,直往血妖的心门而去。血妖虽然飞快躲过,却也露出狼狈之色。

江蘅紧接着也是一剑,这下血妖并没有躲过,那剑从血妖心口穿过,本应该已经刺穿他的心房。

血妖食用人心就是为了加强自己的力量,他本身的弱点也是自己的心脏,此剑刺穿本身应当让血妖失去反抗之力。然而陈守绪面色不改,见到江蘅略有疑惑的目光,他哈哈大笑起来,竟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不怕被刀剑贯穿一般。

江蘅感觉剑身被一股力量拉扯,他立刻使劲儿将剑拔出来,剑被拉出来的同时,陈守绪胸前的伤口再次愈合。

刚才那股拉扯的力量竟然是陈守绪伤口愈合的力量,只能说明他的本源一点都没被伤害。

江熠动作迅速,几张符咒趁此机会飞到陈守绪的四肢,将他的动作限制,再有一道捆妖绳,陈守绪彻底失去反抗之力。

江熠做出判断,“他的心不在他身上。”否则陈守绪不会如此大胆。

如果不能彻底除掉血妖的力量来源,纵使他们现在将陈守绪杀了,那也于事无补,他只需要再有一具躯体便可以重生。

陈守绪的动作一被束缚住,季祯注意到外面的尸块也跟着安分许多。

有几块格外零碎的尸块甚至开始往土里钻。

季祯看了一眼屋里面的陈守绪,又蹲下看着那尸块。再一回想,这些尸块的强弱好像是跟着陈守绪的力量状态的变化而变化的。

季祯背过身去,半跪在地上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火折子,冬日的院墙中最不缺的就是干草枯枝,他随意拢拢一小堆过来吹燃。

小小一簇火苗燃起,季祯用短剑扎了一块蠕动的肉块过来放在火上。火苗遇见鲜肉,立刻灼烧出一块熟的。

季祯回头看了陈守绪一眼,发现陈守绪也忽然看向自己。

季祯认真观察他,手上的动作却不停,反而把肉块更往火上送。肉块此时几乎是扭动出一个疯狂的频率,十分想要摆脱掉火苗的灼烤。

陈守绪的脸色也微微变化。

季祯心里就有了点数。方才他直视怀疑这些肉块与陈守绪有联系,此时已经笃定。这些生肉带血本身就可以供血妖操控,而熟肉是不能的。

那小火苗被风吹灭,季祯也没有在意,他随手将那肉块扔到地上,本来打算直接起身,却见那半熟的肉块竟然一落地就往土里钻,那钻的速度极快,一下就不见踪影。

屋里正对峙,他进去毫无帮助,季祯将剑当成铲子,干脆跟着挖下去,看那肉块到底能去哪里。

血妖虽然被困住,但并不太慌忙,“你们杀不了我的,再说杀了我就能肃清边城?未免天真。”

陈守绪仿佛十分清楚他们的困境,哑声笑道,“待我恢复元气,回到人身,你们如何杀我?”

陈守绪说的并不错,他露出原形是自己的选择,若非如此,道门中人竟没有能感知到他魔气的。整个边城的情况大都如此,那这之中的魔物们又有几个能被抓住?肃清边城恐怕只能是空谈。

江熠看着陈守绪,虽没有说话,不过原本困住陈守绪的术法却跟着更紧了些,让陈守绪一阵难受。

但他嘴上依旧得意,“如何,你们找不到我的心,能奈我何。”

曙音骂道:“还不交出你的心,一会儿还能少受皮肉之苦。”

陈守绪满是皱褶的脸转向曙音,回到:“你休想得到我的心。”

这话怎么听都怪别扭的。

季祯一边挖土一边抬起头骂陈守绪,“别对小姑娘说这种怪话!”

陈守绪本还得意着,听见季祯这句,脸上却是有些绷不住,对着季祯就骂,“你这小贼才是花言巧语诡计多端。”

他一边说一边看向季祯,却只见到季祯背对着自己双手哼哧着不知道在做什么,还以为季祯是被自己说中命门,一时不敢回话。

陈守绪的心情好了些,正欲再呈口舌之快,却忽然脸色巨变。

与此同时,季祯站起来,手上拿着一个血糊糊还在跳动的肉块,站起来慢吞吞地对陈守绪嘻嘻笑,嘴皮子讨巧,“现在我得到你的心了。”

众人本来都只注意着内室的场景,根本没想到季祯在干什么,现在他出声后再看过去,才见地上已经被季祯挖了个有小臂深的洞出来,洞口不大,差不多恰好能够容纳他手上的那颗心脏。

一个东西受了伤失去力量,必然会找机会自愈。肉块已经失去意识,它受陈守绪控制,似乎也共享同一个力量源头。在濒死时本能自救,不少零碎肉块失去攻击力后,就往土里钻,季祯才想起一试,不想还当真试到了。

陈守绪作为血妖将心放在外头本是自觉聪明的,却没想到季祯仿佛是他的克星,先不受蛊惑扎了他一剑,现在竟然又挖出他的一颗心。

陈守绪咬牙切齿,恨不得用眼睛就将季祯碎尸万段。

“这不是他的心,是他所食的心,”江熠说,“但如今也为他所用,一损俱损,应当不止一颗。”

其他人闻言看了看地上的洞,立刻也跟着挖了起来。

江熠将那颗心悬空拿在手里,那心已经完全成为黑色的,虽然跳动着,频率却不像人,已经魔化了。江熠一手轻轻覆盖在那颗心上,上面的魔气丝丝缕缕被剥落下来,而后如同一团萤火一闪而逝。

陈守绪浑身一颤,失去了前面的淡然,他盯着江熠恨恨道:“我们本可以井水不犯河水,你又何必致我于死地?”

“你是魔,害人杀人,我们势不两立才对,何来井水不犯河水?”江熠道。

“势不两立?”陈守绪盯着江熠冷笑说,“果真道貌岸然,你以为道门真能平乱?人心难平,只要人心还有欲望,你们将欲望称作魔,你们心里就没有欲吗?世间哪来净土。”

上一篇:五个人都想攻略我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