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 第5章

作者:糯糯啊 标签: 天作之和 天之骄子 甜文 玄幻灵异

“民间故事见解不同……”江蘅在旁出声想要打圆场,却被曙音拦住。

她脸色有些涨红,“女子守节恭顺本就是礼节,你说些离经叛道的话还当自己有道理么?”

季祯哪里怯这么个小姑娘,他好奇反问曙音,“既然女子守节恭顺才是理解,你说起话来缘何这样大胆而轻狂?”

曙音睁大眼睛气息一滞,不知从何反驳。

季祯却面露了然,帮曙音做了回答,“因为女子守节恭顺是管束凡尘女子的礼节,与仙门无关,与你也无关,你自高她们一等。”

当下仙道也好,妖魔也好,哪个不自认高人一等,背弃一个凡人如何会挂念在心上?季祯并不意外曙音的想法与表现,毕竟江熠说不准过阵子便要在他身上实践这等背信弃义的事儿。季祯想到江熠,脸上的表情差点松动,心想着:“这两人不愧师出同门,沆瀣一气。”

曙音闻言不止语塞,脸色也越来越红。她到底是个脸皮薄的小姑娘,如何觉得是一回事,但被光明正大点出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血口喷人!”曙音到底年纪小,这会儿几乎要被气哭了。

连江蘅也略变了脸色。

到这也就差不多了,季祯扑哧一笑抬手告饶,在曙音哭出来之前说:“玩笑话罢了,如有冒犯还请姑娘见谅,在下季祯,刚从宜城过来。”

曙音要哭不哭,又愣住,将季祯的名字放在心里回味了下,眼睛猛地睁得更大,“季祯?”

天底下叫季祯的兴许千八百,但宜城来的季祯也就那一个,季祯与江熠的婚约云顶山庄无人不知。再一想到先前在街上看见的季家的车队,曙音的眉毛整个就拧在了一起。

江蘅听见季祯自报家门也面露讶异,论排辈分,他还是江熠的师兄,这回与师弟妹们一起下山一半便是为了看顾他们。

从季祯的语气判断,江蘅猜出他大概已经知道自己的来历,不过还是起身略一施礼先自报来历又道:“在下江蘅,这是我师妹曙音,与两位师弟江追与江启。”

江追与江启从刚才开始就在旁边没有说话,此时听见江蘅点到自己,这才谨慎向季祯行了个礼。他们平时在庄内的地位普通,这次下来其实也是多半打杂来的。但打杂的机会也不可多得,两人自然珍惜小心。

“师兄,”曙音不满地看着江蘅,“方才他明明是刻意取笑我,哪里是什么玩笑。”

“是你失礼在前。”江蘅点到为止,对曙音微露出不赞同的表情,“休要再胡闹了。”

他自然不觉得季祯说的话是完全对的,但是季祯正在他面前,又表明了身份,与云顶山庄有分不开的关系,也不好真在这种小事上针锋相对。

曙音满脸委屈,忿忿不平地看着季祯。

说起季祯,普通世人觉得他配不上江熠,云顶山庄的人更觉得如此。唯一令曙音感到意外的是,她原本想象中的季祯该是个肥头大耳难以入目的憨傻纨绔,可面前的季祯与肥头大耳可半点不沾边。

“江,”季祯话到嘴边又改了口,“重光他没来吗?”重光是江熠的字。

他心里想叫江熠禽兽,奈何事情未成还得收敛,装出点浑然不知的亲昵样子。季祯在心里呕了好几口。

江蘅解释道:“师弟先前传信来说在城外发现一些魔物踪迹,正在探寻,可能要晚上半天一天再进城。”

“哦。”季祯了然点头,忽而又问,“那你们可有落脚的地方了,在何处?”

前头上茶楼之前,二毛提过一嘴城中近来客栈基本前两日都已经客满了。如果云顶山庄这些人没有住处那正好,有住处也无碍,季祯总归是要想办法将他们弄来与自己一道住。

毕竟留给季祯扭转事件的时间不多,先近水楼台再动手肯定没错。

江蘅道:“已经有了,便在这家茶馆后面连着的客来客栈。”

季祯想了想说:“方才我上来时好像听掌柜说后面的客栈的房间昨日已经客满了,你们住的是?”

“要你管。”曙音在旁边斜了季祯一眼,不满地嘀咕,觉得季祯是狗拿耗子多管闲,又觉得说出自己住的地方颇没面子。

仙门不重物欲,江蘅温声说:“今日空出几个通铺,正好我们订下了。”

季祯闻言说:“通铺多不好,屋里是不是还有其它人?师兄师弟们尚且方便,曙音师妹恐怕多有不便吧?”

这话说到点子上了,江蘅面露犹豫,曙音在旁虽然皱着眉却也没有反驳。

季祯顺水推舟道:“我暂住的院子还有几间空屋,足够你们住,主人家也不会介意,到时候曙音师妹单独住一间,不说其他,环境也清幽许多。”

江蘅没有马上答应,曙音听见单独房间却面露松动。

季祯趁势道:“也正好当作给曙音师妹的赔礼了。”

曙音得了个台阶下,面色终于好转些,她抬头看向江蘅,没说话,只用手轻轻扯了扯江蘅的衣袖。

江蘅犹豫片刻终于点头:“多谢季公子。”

人来人往的楼下,二毛蹲在墙侧手里拿着一只热乎乎的馅饼咬着,心里有些满足。方才若华给了他些赏钱,季祯也没怪罪,让他心安许多。

本来以为季祯会在茶楼坐好一会儿,没想到他馅饼才刚吃完,就有个前头与他们同行的季家的侍从过来让他去牵马车,说季祯马上下来,二毛立刻蹦起来将弄堂里的马车牵出来迎上去。

季祯果然没多久就到了门前,上了马车坐好便道:“你先送我们回去,一会儿再过来接几个人回来,城里城外的路你都熟吧?”

“都熟的。”二毛说。

“那我在这里这阵子你就为我赶车。”

“是。”二毛心里有些雀跃。

季祯回到陈家院子里,回到他住的主屋门前抬头一看见着门两侧多了两张符咒。

“这是什么?”季祯问。

若华连忙解释:“前头赵管事让人送来的,说是云顶山庄求来的,是驱邪保平安的。”

季祯盯着那符咒看了几息,而后不甚在意地进了屋里。

也不知道江熠什么时候才来,季祯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江熠长几个鼻子几个眼睛了。若华那边让人去同赵管事说了一声云顶山庄有人住进来的事儿。

季祯住在这院子里的时候,陈家是全不会管他的。这早早说好,有客人进来也算是季祯的客人。况且陈家手上都有云顶山庄求来的符咒,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异议。

片刻后仆从过来回报,赵管事那边果然没有阻拦,只说家里这几日老爷不在,恐怕照管不周。

上一篇:五个人都想攻略我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