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 第51章

作者:糯糯啊 标签: 天作之和 天之骄子 甜文 玄幻灵异

只见镜子里面根本不是他自己的脸,不仅普通还有几分丑陋,然而这张脸正长在他的脑袋上,仿佛天生。

天杀了,季祯也懵了。

第三十三章 你就这么护着他!

若华举着镜子,让镜面朝着季祯,心下还是很犹豫这人真是自家爷?

季祯对着镜子皱眉撇嘴,镜子里的人也跟着皱眉撇嘴,只是模样实在不好看,没了平时灵气,反而多了些贼眉鼠眼的味道。他差点呕出来,抬手推开镜子:“拿走拿走,看了就烦人。”

若华赶紧拿走了,品了品又转头对江熠与梁冷他们说,“我觉得这就是我家爷,跟爷平时说话一样的。”

她说着又将镜子放到边上去拉季祯的手,看到季祯左手食指上有一小道疤痕,仔细看看便笃定点头,“这手也是我家爷的手呢。”

季祯的手背嫩生,掌心有一些几不可查的薄茧,是平日练武时难免生出来的,那一道疤痕也是早年顽皮有的。

季祯丧气地坐在软榻上,随便若华摆弄了一会儿自己的手,片刻后不耐烦地抽回来,“这怎么回事啊?”

他抬起头来,看见屋里一群围着自己的人都专注的看自己的脸,脸色惊异又好奇,如同见着了什么难得的奇观。江熠虽然面无波澜,但看季祯的目光也颇为审视。

季祯现在顶着这样一张脸,心里颇为窘迫,他抬手遮住自己的脸恼怒道,“不要盯着我看了!”

他平日里虽不是特别在意自己容貌,可这和变丑这么多还是不同。季祯自己心理上就过不去。

江熠的视线在屋里环视了一圈,目光落到了一旁桌上放着的一张十分不起眼的面具上头。他眉头略一皱,抬步走过去拿起来本来准备仔细看看,却在入手的一刻感觉到一股刺骨的鬼气。

深重且幽怨。

他拿着那木头面具转身朝向季祯,问他:“昨天夜里可发生了什么怪事?”

季祯捂着脸闷声闷气地说:“没有呀,我用了饭不多久就直接睡了,哪有什么怪事。”

他从指缝里朝着江熠那边看了一眼,见江熠手上拿着那个木头面具,忽然神思一转,“是那个面具吗?我睡觉前是拿起来戴了戴的。”

江熠点头,“这面具上有鬼气。”

季祯闻言也不管遮脸的事情了,快步走过去拿过江熠手上的面具正反两面都看了看,“这,”知道这东西有鬼,可能是害自己面目变丑的元凶,他现在活想要烧了这东西。

“哪里来的?”江熠低头看着季祯问。

季祯抬头对上江熠的视线,再看见江熠的出尘容颜,心下又烦起来,背过身去说:“就是在街上随便买的,我看这东西怪不起眼的。”

他再想到那天买了面具回来以后,江熠就说他身上有鬼气,他还因此误会了西陆是鬼,恐怕也是因为这产生的误会。季祯心里懊恼,他哪里想得到随便买个面具能闹出这么些事情来。

江蘅上前也拿过面具看,初入手便有些惊讶,“如此森森鬼气,竟全都凝练在这一方面具上。”

若非靠近用手触碰,他们与此物处于同一空间竟然都毫无所察。

如此便基本可以笃定季祯的容貌改变是因为这张面具。

“既然和这面具有关,那是不是处理了这面具就可以把我变回来了?”季祯心中冒出一点希望,觉得既然闹事的正主都在自己手上,那事情解决起来应当简单吧。

“等等,”江蘅又开口,他看向江熠求证般地问,“这不会是望舒吧?”

江熠看着季祯倔强的后脑勺,轻轻点了点头,“应该是。”

季祯没有得到肯定的回答,反而听见了什么望舒二字,心下疑惑,连忙问:“什么望舒,月亮?”

曙音在这上面是做过功课的,此时抢着回答,“望舒是这鬼面具的名字,传闻中戴上这面具的人会被抹去容颜,夺魂摄魄后被吸纳入这面具之中,望舒吸纳的魂魄愈多,它便愈霸道。”

江追在旁补充道:“这面具在人间流落几百年,因其能变化形态为自己找到宿主,且在夺魄后会消失不见所以难觅其踪,却没想到会在边城出现,上一次出现望舒的动向好像还是在十多年前。”

几个小辈一人一句,季祯也算是搞清楚了这面具的来历。

相传是有一名叫望舒的人,天生面目丑陋,因此错失许多良机,一生跌宕不平,死得也颇为冤屈。说是某次他戴着面具出门到了闹市,面具不小心落下,丑陋的面容惊吓到了某位达官显贵的小女儿,他竟因此在大街上被对方家仆几棍子打得半死。若是有人施救恐怕不会死了,但来往路人均是对他容貌有所忌惮,嫌恶不已,因而他死得满腔怨气,死后魂魄不散,聚积在他生前常戴着的那张面具上。

此后但凡是见着容貌俊逸的男子或者美艳的女子,鬼面具就会想方设法勾引对方将自己带回去。若是有人戴上这面具,便会被夺去容貌,变得面目狰狞丑陋。

恶性循环,被夺魄的人的魂魄也会附着在这面具上。他们受的算是无妄之灾,死后也会怨气冲天,被困于面具之中,进一步加强望舒的能力。

季祯听得心凉,“那我还能变回来吗?”

不仅是能不能变回来这事儿,后面他们说的夺魂摄魄,难不成他不仅要变丑,还可能送命后被拘束在这面具里?

季祯心里一阵后悔,不仅是因为自己买了这面具,还想到自己若是在宜城那什么事儿都不会出,偏偏到了边城这事赶事的就没断过。

他心里自然还是骂江熠和梁冷,但此时心头丧气,骂两句也就骂不动了。

众人没有回答季祯的话,也是心里没底。这面具在人间这么多年,不少大能都曾经设法想要诛杀望舒的魂魄,可至今没有成的,便知道这事儿有多难。

季祯没听见有动静,回头看江熠,“江重光你怎么不说话?”

他心里还抱着一丝江熠总是有办法的念头,却听江熠回答了一句文不对题的,“望舒的魂魄此时并不在这里头。”

什么啊什么啊,季祯瘪了瘪嘴,正要开口骂人,余光却瞥见镜子里的自己,顿时被自己脸上委屈的表情丑到了,本来要骂的话瞬间开口变成哀嚎,“什么意思啊,我这么丑可怎么办?”

若华在旁想要小声安慰季祯,“爷,其实不是很丑的。”

曙音也点评般地应和道:“是啊,本来我看书里面说望舒十分丑陋,还以为是无法入目的那种,可其实你现在也不算特别丑,只是一点丑。”

曙音这话并不假,典籍中记载过被望舒夺去面容的人,光是描述他们之后的面容就用了大篇幅,全是说他们变得如何如何丑陋,几乎是看一眼都伤神的地步。

可现在的季祯倘若不是因为他原本容貌过于昳丽,此时他变做的样子其实算不上太丑陋,严格说来只是个相貌不佳的常人罢了。

但是季祯半点没有被他们的话安慰道,“丑就是丑,一点丑和很丑哪里不一样了。”

反正对他的心理打击都是一样的。

他说这话转头不小心对上梁冷皱着眉看自己的目光,季祯总觉得在里面看到几分若有似无的嫌弃,“看什么看!”季祯骂道。

上一篇:五个人都想攻略我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