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 第76章

作者:糯糯啊 标签: 天作之和 天之骄子 甜文 玄幻灵异

江熠的胸口如同被重力碾压而过,一阵钻心酸胀。他睁大眼睛,有些被故意掩盖下去的真相忽然在此刻清晰串联了起来。

他知道狗蛋是什么了。

非人非鬼非魔,狗蛋是江熠被以为被禁锢,但实则被剥离的回忆。只是他没想到那份回忆竟然能强烈到凝聚成了实体。

赵松桂说完话再看江熠,发现江熠面色难看,像是被抽了魂,忍不住道:“你怎么了?”

江熠没说话。

赵松桂大了些胆子自言自语道:“你同当年那修士真有些五六分相似。”

他正说着,听见外头有声音传来,有人叫道:“江重光,我找到狗蛋了,你看看他。”

季祯在门外,手中牵着自己从外头找回来的狗蛋。他方才出去转悠,见到狗蛋蹲在下雨和晴天的交界处,正用树枝在地上写字。写的字歪歪扭扭,像是个火字,又叠了个羽字,还没写完季祯就如获至宝过去一把把狗蛋搂住了。

“可找到你这小东西了。”他虽听了那些孩子的话,却还是不觉得狗蛋多可怕。

狗蛋被收拾过后白净可爱,回过头见是季祯,咯咯笑了。

季祯想到江熠既然在,他总能看出狗蛋有什么不同来,即便狗蛋真不是人,也许江熠也有超度或者帮扶的办法。因而他才带着狗蛋到了屋门前。

他没听见屋里有声音,只当江熠还是一个人在,牵着狗蛋推门便走了进去。

赵松桂回头看见狗蛋,脸色顿时白了,连连往后退了两步,直缩入墙角中。

江熠的视线从门打开那一瞬间就落在狗蛋身上。

狗蛋脸色懵懂地四下环顾,本来一直没有变化的目光直到挪到了江熠身上,他的眼眸忽然亮了起来。

狗蛋挣脱季祯的手,快步跑到江熠面前,伸手拉住江熠的衣摆,仰头崇敬地看着他:“父亲,你是我父亲吗?”

一触碰到江熠,狗蛋的身形忽然虚虚实实变化起来,只是他睁着一双湿漉漉的黑眸,全然不觉自己的变化,执着地握住江熠的手,目光落在江熠脸上,却像是透过他在看另一个人。

这双小手冰凉,如同冬日寒冰紧紧贴在江熠的手背。

季祯这才发现,狗蛋稚嫩的眉眼竟然有些像江熠。

“我,”江熠生涩哑然地开口,“我不是。”

狗蛋本来纯真的眉眼忽然变了,他怒目看着江熠,两只小手紧紧抓住了江熠的手掌,高声质问他:“你怎么不是我父亲,那我父亲在哪里,我母亲又去了哪里!?”

他像是陷入了某种狂乱的执着中,“我母亲告诉我,我的父亲会来接我,我的父亲呢?”

江熠无法给他一个回答,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狗蛋。他看着狗蛋,也看着从自己身体脱离出去的一份碎片。

那些属于他的疯狂的情绪,就像尖锐的刺一样冒出来,而他竟然是一个旁观者,这画面几乎让江熠感到一丝滑稽。

那本就虚实不定的躯体跟着狗蛋的质问而越发如同水波晃动,狗蛋身上不知哪里涌现出来,像是没有尽头的魔气几乎罩住了整个房间。

季祯没想到会有如此变化,惊骇不定。

他忍不住唤了一声江熠:“重光!”

江熠好像没有听见他的呼喊,只是紧紧盯着狗蛋。

江熠与狗蛋四目相对,一个眼里是恨,一个眼里是惊,而那些缠绕着狗蛋的魔气骤然合拢在一处,与狗蛋逐渐透明的身体一起飘向半空,从本来狗蛋握住的江熠的手掌处为端口,竟骤然间毫无阻碍地钻进了江熠的身体里。

“我要我母亲,你把我的母亲还给我,”狗蛋那属于稚童的带着迷茫哭腔的声音夹杂着一股奇怪的声线,一起冒出来在房间内回荡,“江熠,你不要你母亲吗,你忘了是谁杀了你母亲吗?”

这股漫无边际的魔气好像能与江熠的体相融一般,没有受到他躯体的半点排斥,瞬息间与他融为了一体。

房内不大的天地中,因为魔气波动与进出而扬起一阵大风,待到风止,季祯的视线终于自如可视。

赵松桂已经昏在了墙角,而江熠背对着他一动不动。

第四十五章 心魔初生

季祯先是急忙上前看了看晕过去的赵松桂,乡下汉子皮糙肉厚,此时正紧紧闭着眼,眼皮下的眼珠子来回转。

一看就不是真的吓晕了,只是在装晕罢了。

季祯见了无言,推了他一把说:“没有晕过去就赶紧起来吧。”

赵松桂眼睛睁开一条缝,从他躺在地上的角度看见季祯的脸上眉头皱着。以仰躺的视角再把目光挪到房间里的其他地方,狗蛋已经消失不见,屋内江熠背对着他们,仅余下风平浪静。

赵松桂方才也算是目睹全程,此时见季祯也算是个普通人,连忙拉着他又指向江熠,不知怎么描述刚才的不同寻常,“他,他,他。”

他字叠成一片,就是说不出个囫囵话来。

方才的突变赵松桂没看完全,唯一知道的是自己目睹了吓人的场景,而狗蛋竟然不见了,可这对一个普通人来说已经足够离奇。

季祯到此也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此别提劝解赵松桂,连解释也无从开口。看着赵松桂实在害怕,季祯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说:“实在不行你就先回去歇会儿?”

赵松桂闻言才反应过来,又看了江熠一眼,仿佛生怕江熠发现或者后悔,立刻撑着手从地上爬起来,踉跄着跑了出去。

季祯不知前情,加之自从来了边城以后,遇见的怪事与险境多了,当下又有江熠在,他并不怎么害怕,仅是有些担心。又有些奇怪,为什么狗蛋一见江熠会忽然发了狂,狗蛋说的父亲母亲又是什么意思?季祯想不透。

赵松桂夺门而出,带着门板哐当一下,季祯视线追过去看了一眼,本打算收回视线再上前看看背对自己的江熠到底怎么了,却没想到刚回头就对上了江熠的视线。

他不知什么时候转了过来,甚至还往前走了两步,以至于季祯本来与他有一丈远的距离猛然缩小到不剩一半。

季祯有种他若再晚半刻回头,江熠就会撞上自己的错觉,由是在片刻的错愕中吓得肩膀一缩,倒抽了一口气,人也往后退了半步。

在江熠的视线中,周围一片混沌,似天地初开万物未生,他如同一片枯叶从枝头坠落,向无限未知的深渊而去。四望环顾,遥遥只见季祯的背影,随着他向季祯靠近,混沌退去,周围景物陈设骤然恢复神采。

“你吓我一大跳。”季祯回过神来,再看江熠望着自己有些失神的模样,顾不得多想什么。他往前走了半步用自己的手指碰了碰江熠垂在身侧的指尖。季祯垂眸看着两人相触的手指,江熠的指尖有所感,稍稍蜷了蜷。

“你怎么了?”季祯问江熠。

上一篇:五个人都想攻略我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