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 第79章

作者:糯糯啊 标签: 天作之和 天之骄子 甜文 玄幻灵异

见了鬼了。

季祯的手扒拉着窗户,慢慢将窗户关严实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坐下来以后忍不住又心谤梁冷,恐怕是做贼心虚才要这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反正从梁冷和江熠这对道德上就站不住脚的人身上看事情,季祯自认他们就是带着原罪。

他本来要封上信封,想到这里又大书特书了一笔江熠与梁冷瞧着日渐接近。

“也不知什么原因,只是两人看着亲密。”季祯低声念着,尽写些模棱两可阴阳怪气的话。

这下才算是真的写完要封上信封。

另一边。

曙音处理好了自己手上的小伤口,伤口虽然不算大,但是总流了些血的。

她从自己房里出来,想找江蘅拿些药膏,抬眼看见江蘅正在和梁冷说话,江熠也在旁边,便没有上前打扰,想了想自己推开江蘅房门。

江蘅房中陈设简单,药箱放在架子上,曙音过去将药箱取下来,打开找了找,从里头翻出药膏与绷带,准备自己做些简单处理。

她进屋的时候门开的便不大,侧身进来的,此时扬起一些风,慢慢竟然将门给带着关上了。

曙音闻声抬眸看了一眼,没有太在意,反正她擦了药就要走。

药膏上手有些冰凉,不过于伤口的痛楚却是好的,曙音舒服得眯起了眼睛,听见耳边有人声靠近,是她两个师兄与梁冷。江熠似乎是在门口与他们分别回了房里,江蘅与梁冷的脚步却停住。

继而一前一后推门进来。

曙音蹲在架子旁,被挡住一半身影,且位置又不在梁冷或者江蘅的视线直接所视的地方,因而没有被他们看见。

曙音本来想立刻起身表明自己的存在,却听见江蘅说,“云顶峰与季家的婚约马上就要断了。”

梁冷刚要说话,余光看见一侧的光影有些晃动,立刻警醒起来,他问:“谁在那里?”他脸色冷峻,与曙音平时见着的亲和模样沾不上边。

江蘅跟着也回头看过来。

曙音举着药瓶站起身,怯怯道:“是,是我。”

梁冷见是她,回头看了江蘅一眼,江蘅微微点头,然后走向曙音问她:“你怎么在这里?”

他看了一眼曙音放在地上翻乱了的药箱,又说:“这样蹲在地上没个规矩样。”

曙音听他说话口气还是往常那个宽和的大师兄,心下松了一口气,“那,那我,”她看向梁冷,“师兄和殿下先说,我出去了。”

“不用了。”梁冷笑道,“不是什么大事,下次再说也一样,曙音姑娘的伤口要紧,先让你师兄为你处理吧。”

他说着不等曙音和江蘅反应,已经背着手往外走去。

梁冷离开,曙音松了一口气,被江蘅拉着坐下来处理伤口。只是想到自己刚才听见的那句话,忍不住又问江蘅,“师兄,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云顶峰和季家的婚约要断了?

江蘅将绷带轻轻缠绕到曙音的手上,“嗯。”他抬眸看向曙音,“等师父下山处理。”

曙音面露惊讶:“师父要下山?不是说这次只是让我们来历练吗?”

的确是放他们这些小辈下山历练,可这历练并不包括让江熠遇见季祯。

“师父不是为了我们下山的。”江蘅道,多的却不愿意再说,只嘱咐曙音,“婚约的事,不可再告诉第二个人知道。”

“可是为什么啊?”曙音很不懂,“这婚约其实,其实也过得去啊。”

江蘅道:“这是师父的意思。”

一句话止住了曙音满心疑问。江恪的意思从来不容违背与反驳。

曙音从江蘅屋里出去,看见季祯的屋门开着,若华站在门口与小丫头叮嘱着什么,半点看不出异样来。

曙音心里有些不知所措,又有不懂,更多的是觉得季祯若是知道了这件事,不知该多伤心。

然而一起纷杂在千灯节这天,终究被千灯节的光华掩盖。

相传几百年前,有一位魔族少年与人族少女相恋,两人的恋情为两界所不容,硬生生将两人拆散。少女为表心意,以死明志,魔族少年得知此事怒急攻心,大开杀戒,再掠走与那少女面容相似之人。继而每年少女忌日,都会有魔物作祟。传闻中那魔物惧怕光亮,因此在少女的忌日便被定为千灯节,夜里城中将亮起千盏明灯驱散黑暗,众人又戴上面具以保安全。

后来时光流转,这魔物之说渐渐淡去,千灯节反而成了青年男女相会的节庆。有个说法是这天相恋的男女若是带着面具能从人群之中找到对方,便可以长厢厮守永不分离。

季祯站在镜子前面,拿着鬼面具往自己脸上比划。

鬼面具里的众鬼争抢不休,“用我的脸!”

“用我的脸!”

季祯戴一次,脸就变一次,他觉得有趣,反复戴上又放下,最后定在一张俏丽的少女面庞之上,起了些好玩的心思,决定道:“我用这张脸!”

镜子里少女的脸转了转,再开口已经是动听娇俏的女声。

第四十七章 一骗骗俩

千灯节整个偏院的人基本都要出去。这是按着习俗来的,除非是上了年纪才可免俗。

“千灯节上真的会有魔物来物色少女吗?”季祯放下面具询问梦大顺。

“嗯……倒是没听过有这种事情。”梦大顺说,“人间的这些传说故事大多数都是人所臆造编排出来的,多是为了警告世人,渲染魔物可怕罢了。”

“这倒也是。”季祯认真点头。

这世间大多神怪故事真的少,假的多,多数都是为了劝诫或者吓唬世人别去干某类事。以千灯节的来由与故事说,保不准就是吓唬那些涉世未深的人类少女魔物可怕,再让其他人也对魔物产生可憎的情绪。

上一篇:五个人都想攻略我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