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 第85章

作者:糯糯啊 标签: 天作之和 天之骄子 甜文 玄幻灵异

两人的脚步停在人群之中,青衣男子竟然放开了季祯,让他独自站着。青衣男子双手背在身后,耐心十足地对季祯说:“不要用光力气,没有用的。”

仿佛是要季祯完全死心一般,青衣男子将季祯带到一处小摊前,摊贩正在叫卖许多杂货。

青衣男子随意取过摊位上的一面小铜镜交给季祯,季祯的双手不由自己控制,抬手接过那面铜镜,看见了镜子中的自己。

他视线之中还有面具的存在,然而镜子里的自己脸上却什么都没有。不止如此,他的长相也无鬼面具加持,只是变得普通许多,就像是人间随处可寻的一个普通妇人。

“现在还有谁能认出你来吗?”青衣男子的声音在季祯耳边响起。

这应当是障眼法。

无法控自己的动作,无法出声,连长相也被障眼法改变。无论是哪个认识季祯的人此时过来,恐怕都认不出他来。

季祯心觉自己凉了一半,只能用眼神狠狠盯着那青衣男子。

季祯心里是有些绝望的。在他看来青衣男子身上毫无魔气,便是个再寻常不过的普通人。保不齐修士都看不出来,若是修士也看不出来,自己还不玩完?

一旁小贩注意到他们,又见季祯手上将那面镜子拿得紧,连忙上前推销:“两位客人,这镜子可是宜城过来的时新货,买一面放回家,价格可便宜了。”

小贩压低声音凑到青衣男子面前,仿佛说什么惊天大秘密一般道:“若不是陈家出了事,这批货哪里轮得到我来卖。”

他说着用咱们都捡了大便宜的目光暗示青衣男子。

青衣男子眉目神色淡淡,唯有听见陈家二字时才面露一些讥讽。他倒真的掏出荷包要付钱,季祯站在一边乖乖拿着镜子,心里急得想咬人。

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指尖,慢慢将紧握着的手松了开来,那镜子从他手中滑落,哐铛掉在了地上,砸出一声闷响。

这声响若是放在平日里恐怕要引来不少注目,然而此时人群之中皆热闹,不过是就近的站着的几个人,以及心疼货物的小贩循声看了过来。

小贩抓住机会道:“好在你要买下来,否则现在你不买也要买了,不过客人放心,这东西的质量极好,抗摔得很。”

青衣男子懒得理会这小贩的自吹自擂,付了钱将镜子捡起来随意放在身上,人群便被人挤开一条路。

是些官兵打扮的人正在搜寻着谁。

季祯目光落到其中一个面熟的小厮身上,眸中霎时多了希冀的光芒,努力睁大眼睛盯着对方看。

眼睛是他仅剩下可以自如活动的地方了。

小厮倒是注意到了季祯的目光,不过仅仅是奇怪地看了季祯一眼。小厮反而多看了青衣男子几眼,而后才有些失望地挪开目光。

“什么时候能找到我家爷啊,”小厮低声哀叹,殊不知他家爷就在旁边想要一巴掌拍在他的呆脑壳上。

青衣男子显然是自信满满并不着急离开,他揽住季祯的后背似乎在宽慰他,“你放心,没人看得穿的。”

季祯没有被安慰到,并且想反手给他一个大耳刮子。

青衣男子揽着季祯继续往前走,忽而听见方才已经离开的官兵中一阵喧闹,有个声音喊,“这是我家爷的荷包啊。”

闻言,季祯余光里便看见自家小厮举着自己荷包如同得胜一般冲过来经他身旁往前跑去,没两步就站住,将荷包呈给了谁。

季祯的视线努力穿过人群找到梁冷。两人之间有不知多少个人头加上侍卫的阻隔,能看见梁冷已经很费力。不过季祯想到自己隔着窗缝看梁冷都被他抓个现行,心里对梁冷还留存些许希望。

他努力将自己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梁冷身上,恨不得自己的视线化作能穿透人的利刃。

百般努力,梁冷似乎真的有所差距,抬眸看向季祯这边,很快抓住了季祯的视线。

季祯的希望在这一刻达到了最高点,盼望着梁冷看出什么来,过来救下自己。

梁冷的视线冷冷凝着,从他的身上却只是一扫而过,仿佛在看一棵树一棵草一块石头。

季祯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这条街他走过许多次,再往前几百步就是城门口,出了城门就等于出了边城。

青衣男子注意着季祯的动作也没有阻止的意思,放纵他向梁冷求救,不过是想让季祯死心,至此发出一声轻笑,他挡在季祯面前,迎着季祯失望的目光道,如同最后的宣判一般伸手将季祯的脑袋按在了怀里,挟着他往城门去。

季祯几乎也放弃了反抗的心思,只露出一个后脑勺,自闭了。

一股力道忽然落在了他的肩头,季祯的身体依旧不由己控,如同木偶般被拉出青衣男子的怀抱,往后闷闷撞进了不知是谁的怀里,腰肢被紧紧抱住,几乎嵌入对方身体里。

城门口匠人扬起的铁花漫天,在空中炸裂开璀璨光芒,人群爆发出阵阵欢呼与雀跃之声。

季祯的鼻尖闻到一股熟悉的,淡雅的香味。

所有焦急的,失落的,担忧的,恐惧的情绪从无所依托的天际霎时间被人拉回了平地,惊喜伴着鼓噪的情绪,让季祯一把抱住了对方的腰,委委屈屈叫了一声:“江重光!”

第五十章 冲破一切

季祯本以为自己已经到了绝境之中,没人能够认出他来,却被江熠骤然拉出困境。

所有人看他都平平无奇,唯有江熠一眼认出来自己的不同。季祯的胸腔里充盈着惊喜,只觉得情绪大起又大落。江熠的臂弯紧紧环抱住他,带来的安全与依靠之感无法比拟,这样的安全感和几乎是前所未有的。与家人所给予的,金钱或者其他所给予的一点也不一样。

那是独属于江熠的安全感,很奇妙。

季祯的手足犹带着不由自主的僵硬之感,须臾间被江熠放到了身后,他的目光在动作间扫过周遭的人群,看见各色人,高矮胖瘦男女老少,均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和江熠,一副看热闹之态。

季祯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视线旋即被江熠的背影挡住,将他结结实实挡在了身后,同时隔绝了周围人的视线。

季祯本来七上八下的心逐渐回到原地。那种身体失去控制的感觉太过可怕,季祯抬手抬脚确认了好几次,才肯定自己已经重新有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而原本挡在他面前的高大身影此时一闪,光线没了遮挡重新照在季祯眼前,他抬头看去,青衣男子转身打算离开,江熠飞身过去一把拉住了对方的手臂。

青衣男子两人相触的一瞬间露出了惊诧与讶异,随后没有抵抗地顺着江熠的力道往前踉跄了两步,等他站稳,看向江熠的目光之中热切而新奇。

那种热切像是干柴见着了燃烧的薪堆,期待自我献祭般跃跃欲试。

“是你。”青衣男子低声自语。

青衣男子生而为魔,幻化为人形,与血妖或者望舒这些后天成魔的大有不同。它一眼便可看穿江熠体内蕴藏着,被极力压制的魔气。结界躁动,魔物显形,魔气凝聚,因何而起,将被谁终结,也许都和江熠有关系。

江熠如同站在悬崖边沿,跌入深渊或者填平深渊也许就在他的一念之间。

上一篇:五个人都想攻略我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