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 第86章

作者:糯糯啊 标签: 天作之和 天之骄子 甜文 玄幻灵异

他认识江熠?季祯不解,青衣男子无论从语气与神态,看向江熠是都带着一股早便熟知之感。

江熠深深地看着那青衣男子,似乎要透过他的躯壳看见对方的内里。

季祯听周围人的议论声变大,连远处的梁冷都注意到并且朝着这边而来,他立刻指着青衣男子说,“方才他想将我掳走。”

众人听见季祯的话,却并不完全相信,反而说:“方才我看你十分愿意同他一起啊。”

人群中有人嘻嘻笑道,“怎么看见个更好的,便要翻脸不认人了。”

“他是魔啊,”季祯辩解,“他控制了我的动作,还不让我说话。”他这话是对围观之人说的,同时也对江熠说。

“他看着哪里像是魔?”周围人还是不太信,宁愿笃定季祯是个不自重的小姑娘,便是被掳走也活该。

“看着像人就不是魔了吗,”季祯气急,声音也响亮了不少,“魔不知可以多像人,魔也许就是人,谁知道表象之下能掩藏什么?”

谁知道表象之下能掩藏什么?

江熠体内的魔气微微翻涌,似乎在验证季祯的话。

青衣男子没有理会周围人的说话声,只看着江熠,声音还是一般轻柔,语似呢喃蛊惑,几乎在淹没在人声嘈杂中,却清晰地传入江熠的耳朵里头,“你和我是一样的啊,你感觉不出来吗?”

两人相接触的地方传来两股魔气的碰撞之感,佐证着青衣男子。

他的瞳仁有一瞬间变成纯黑色,带着深深笑意与江熠的视线交错。瞬息间周围的景象千变万化,灯火犹在,不过转为蓝紫色,明亮被昏暗替代,那些原本照亮夜空的明光与火焰如同通向幽冥的鬼火,原本那些平平无奇的普通百姓此时外形巨变,均是长得奇异古怪,面露贪婪与垂涎看着江熠。

就像掩藏在表象与皮囊之下的真相暴露出来。

青衣男子的声音响在江熠的耳边,“我们是一样的。”

周遭的妖异变幻全都只在江熠眼中,他身形不动,面色似乎也没有改变,然而却能清楚感觉到被铺天魔气朝着自己涌来,如同一日之内的云层跌荡全被压缩在了这一瞬。

“看见了吗?”青衣男子张开双臂,像是在迎接虚无中目不可见的魔魅,“天地万物,为我所用,为我所有,你也可以,你也一样。”

季祯目之所见,江熠拉着青衣男子未曾松手,在青衣男子低语了那句,“我们是一样的。”以后,江熠本来桎梏着青衣男子的手的力道却卸了些,他修长的指尖慢慢松开,唯有注视着青衣男子的目光深邃无边。

梁冷已经走了过来,他先看了看江熠,而后盯向季祯,能感觉季祯身上一股让人熟悉的感觉。

“你是谁?”梁冷问季祯。

季祯被梁冷这么一问,方才的自闭情绪差点又上来,“你管我是谁。”他扭头不看梁冷。

梁冷本来对季祯只是感觉熟悉,此时听见少女这样回答,面色却立刻改了,然后马上道:“阿祯?”

这天底下无缘无故敢这么不把他放在眼里的,起码在边城找不出第二个了。

梁冷一来,官兵们也跟着围拢过来。周围本来在看热闹的百姓们霎时噤声。

江熠的手已经慢慢松落,青衣男子依旧在低声说:“你和我们都一样,认清自己。”

他在蛊惑江熠,季祯心中警铃大作,顾不上和梁冷说话,而一下抱住了江熠的胳膊。

“他和你才不一样!”季祯怕江熠和和自己刚才一样中招,“江重光,你不要听他说话。”

江熠感觉自己的半边胳膊一紧,视线因此和青衣男子的错开,落到了季祯的脸上。季祯的脸上已经没了青衣男子的障眼法,然而依旧不是季祯本来的脸。

少女的面容娇俏可爱,此时嘴唇微微撅着一点,脸颊也鼓着,似乎是在生气。

周围本来变幻妖异的景色,漫天朝着自己奔涌而来的魔魅之气被季祯猛然打断,连周围百姓脸上也只剩下唯唯诺诺。

江熠蹙眉,他讨厌季祯的这张脸。

青衣男子忽略周遭一切,只引诱江熠,“难道你不想了解自己的困惑吗?”

魔最擅长便是诱惑人心,自然知道什么事情能引来江熠的注意。而在青衣男子看来,江熠几乎任他拿捏,只需几个字就可随意挑拨。

“那你知道吗?”江熠忽然开口,“我的困惑是什么?”

青衣男子被反问,愣了愣,随口接道,“我当然知道,”他话没说完,江熠的手掌已经重新拽过他的胳膊,这次的一踉跄并不是青衣男子没有防备,而是无法自控地朝着江熠靠近。

他来不及再说下半句,便猛然睁大眼睛看向江熠。青衣男子感觉体内猛然探入了一股不属于自己的魔气,在他躯体之内一阵搜刮。青衣男子只觉自己的记忆与经历都在他眼前走马灯般重复了一遍,从快到慢,最后在他观察季祯的那段格外停留了片刻,那双观察的眼睛从季祯离开陈府便开始了,因此详实地保留了几乎季祯与每个人说的每句话,做得每个动作。

不知这股力量有没有探查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只是等它末了抽身离去时,蛮狠不留余地地将青衣魔物体内原本的魔气裹挟抽离。青衣魔物全身的力量几乎在在一息间被抽空,蒸腾至如同从未存在过。

随着江熠松手的动作,青衣男子的双腿几乎无法自己站住,他脸色发白,口中剧烈喘息着,犹不敢相信地看着江熠,“你,”

江熠面色不改,只轻轻落下冷酷的结语:“你不知道。”

这变化只发生在几息之间,季祯和梁冷的视线中只看见江熠用力一拉,随后那人便自己瘫软下来。

唯有季祯站在江熠身后,觉得他身上的阴寒之气忽然大盛,然而这极盛之感也只是在眨眼间便消失不见,根本等不及季祯去仔细分辨。

“他怎么了?”季祯握住江熠的胳膊往前探头去看倒在地上的青衣男子,他失去了魔气的支撑,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沧桑起来。

人群之中传来新的声响,几个不同门派就近的修士匆忙赶来,见到江熠在这,原本紧张的神色轻松不少,立刻问他:“江少主,此处方才有魔气波动。”

他们话才说完,便已经看见地上的青衣男子,依稀能感觉到他身上的魔气残留。

“就是他,”季祯指证。

江追和曙音他们也随后赶到。

方才的魔气一涌许多修士皆有所感,曙音和江追虽然感觉不到,但得到江蘅通知,爷立刻赶了过来,没想到江熠已经在场。他们的神也是骤然一松。

他们全然相信有江熠在场就没有什么不可控。

青衣男子的目光紧紧盯着江熠,有不可置信,有豁然开朗,竟是没说什么,也没有抵抗,让几个修士将他捆住带走了。

季祯至此才算真的安心,他拉着江熠的手没有松,转头对上梁冷的视线,理直气壮地问:“你看什么啊。”

上一篇:五个人都想攻略我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