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青 第26章

作者:花卷 标签: 古代架空

  于青65

  江于青瞧见陆云停的一瞬间就呆了呆,眼睛微睁,道:“……少爷?”

  陆云停闻声瞟他一眼,意味不明地轻哼了声。陆云停和赵子逸在书院中都是风流人物,他二人如今虽少在书院,可场中的几人都识得他们。楚言一听这茶社是陆云停的,眉心就拧了起来。陆家和楚家都称得上是江洲名门,只不过陆家是商贾出身的新贵,楚家则是书香世家,时下世家自傲,瞧不起商户起家的。

  真要说起来,楚言小了陆云停好几岁,他们一个是新贵新秀,一个是世家佼佼者,家族间虽不对付,可二人无甚交集,楚言对这人倒没什么喜欢不喜欢。只不过他和江于青交好,偏江于青事事以陆云停为主,对他还一口一个少爷,妥帖照顾,在楚言眼里,自然就成了陆云停对江于青多加胁迫。

  江于青是他的朋友,即便是江于青自个儿乐意,可也拦不住他不喜欢陆云停。

  只消一想这茶社背后的东家是陆云停,原本还觉得颇为雅致,以后可以常来的茶社就多了几分铜臭味,臭不可闻,楚言扯了扯嘴角,道:“罢了,君子不夺人所好。”

  “可惜了,”楚言说,“明珠蒙尘,良驹失伯乐是人间憾事,这画落在俗人手里,再好的画也——”

  他这话说得夹枪带棒,赵子逸气笑了,道:“哎呀,那可真是遗憾,这画儿你们再惋惜,那也是我们这等俗人的。”

  “你们可千万别看。”

  阮浔上前一步,瞪着赵子逸,“你说什么呢!”

  江于青忙道:“哎,别吵别吵,今儿是来赏话喝茶的,一身火药味儿的作甚。”

  楚言道:“早知这茶社是——”他拿眼光上下扫了赵子逸和陆云停一眼,说,“我们便不来了。”

  江于青:“阿言——”

  “好了,阿言,少说两句,”陈玉笙握了握楚言的手臂,压低声道,“画你还要不要了?”

  楚言刚想开口,陈玉笙看他一眼,他抿了抿嘴唇,将话咽了下去。陈玉笙这才看向陆云停二人,笑道:“二位师兄见谅,阿言年纪小,心直口快,并无恶意。”

  陆云停扯了扯嘴角,道:“无妨,诸位是于青的同窗,我自不会计较,”他看了眼江于青,笑道,“玩得开心吗?”

  江于青一怔,点了点头,问道:“少爷怎么会在这儿?”

  陆云停说:“这家茶楼是我和子逸一道开的。”“这几副真迹可都是云停弄来的,”赵子逸插了话,他朝江于青眨了眨眼睛,道,“你喜欢,可以让云停送你。”

  “不给别人。”

  江于青哪儿还能不知道赵子逸这话就是说给楚言听的,摸了摸鼻尖,道:“画既放在这茶社便留在这儿吧,黎和尚真迹珍贵至极,在这茶社之中也能供更多喜画者瞻仰。”

  陆云停和赵子逸一出现,楚言等人也都没了再留下来的兴致,不过片刻就寻了由头离去。

  屋中再没有其他人,江于青道:“你们怎么开起茶楼了?”

  赵子逸说:“这是年前的事情了,这家店原本就是开的茶馆,店主要走,我们顺手就盘了下来。”

  “你也知道,城东多士族,”赵子逸哼笑道,“他们就喜欢这些东西。”

  江于青无奈一笑,“阿言他们没有坏心。”

  陆云停道:“那还是我们的不是?”

  江于青当即摇头,道:“自然不是少爷的不是,”他斟酌着道,“阿言年纪小,性子又有些傲,少爷,你们别和他生气。”

  陆云停眉梢一挑,皮笑肉不笑,道:“年纪小,哼,年纪小便合该我们受气?”

  江于青凑过去,捉他的衣袖,“少爷。”

  “少爷最是宽宏大量,哪儿能和一小孩儿计较呢,是不是?”

  赵子逸拿折扇敲了敲桌子,道:“你们俩,我还在呢,怎么瞧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说完,他又笑,“别说你刚看楚九气的,这小子,年纪不大脾气大,向来目中无人,我还少见他吃瘪。”

  “小于青,你说他怎么就和你交好呢?”

  江于青当着陆云停的面自也不好再为楚言说话,楚言脾气虽不大好,可只要入了他眼,他便待之以诚,实则是个极好的朋友。

  陆云停听了这话却不高兴了,凉凉笑道:“怎么,和江于青交朋友还是他纡尊降贵?他楚九就高人一等?”

  “不过一毛都没齐的小孩儿,”陆云停道。

  于青66

  望春楼是新开张的,赵子逸是这茶楼东家之一,茶楼中诸多事仍需要他来出面,陆云停偷闲,和江于青回了他的雅间,没理会赵子逸幽怨的眼神,便将他轰来了出去。

  二人饮了半壶茶,陆云停就对江于青说,他要是喜欢那幅画,等过了这几日,就带回府收着。

  这画本也是他在外行商时,偶然自一纨绔子弟手中收来的,陆云停虽算半个文人,可对书画并无特殊的喜好。他那时买下这幅画,一来是想着江于青或许会喜欢,二来茶社开张,正需要一些稀罕东西作噱头。

  江于青想了想,却摇了摇头,他知道这画的价值,怎能轻易收下。

  何况这画于他除了赏玩,并无甚用处,若只是为了给他赏玩,江于青觉得实在有些暴殄天物。

  陆云停道:“不喜欢?”

  江于青小声道:“这画太珍贵了。”

  陆云停却笑了,抬手捏了捏他的后颈,道:“你收着,不算埋没它。我见这张画时,它被当成赝品从当铺里扔出来,画的主人是个二世祖,他要当了这画去还赌债。”

  江于青没想到此间还有这样的事,问到:“后来呢?”

  陆云停说:“画滚到我脚边,我瞧着像真迹,便买了下来,后来又寻人鉴定过,方确定是真品。若是画还留在不识货的原主手中,任这画再价值连城,在他们眼里,充其量不过是一张绘了湘妃竹的画,那才是真的可惜。”

  陆云停又道:“你不要这张画,它留在我手中,还不如金子值钱。”

  江于青忍不住道:“黎和尚的真迹可不是金子能比的。”

  说完,他就对上了陆云停似笑非笑的眼神,脸颊一红,陆云停屈指按了按他的后颈骨,道:“只一条,不许将这画给楚言。”

  江于青缩了缩脖子,咕哝道:“这是少爷给我的画,我怎会送给别人。”

  陆云停哼笑了声,道:“若是楚言问你要呢?”

  江于青想也不想,说:“当然不给,阿言也不会开口要画的。他要这画应当是想作为寿礼送给他祖父,如今阿言已经知道这画是少爷的,便不会再想着这画。”

  陆云停扯了扯嘴角,道:“你知道得倒清楚,阿言,哼,阿言,叫得好亲热。”

  江于青眨了眨眼睛,心里有些诧异,他向来都是这般称呼楚言的,怎么少爷突然就不开心了——也不对,少爷好像一直都不太喜欢楚言。陆云停岂止不喜欢楚言,他身边的陈玉笙,阮浔,甚至包括周黎昇,陆云停都谈不上喜欢。

  江于青老老实实道:“阿言曾经说过想给他祖父寻个生辰礼。”

  陆云停面无表情地哦了声,不想再和江于青说话,偏江于青又探过脑袋,问陆云停道:“少爷,我若不这么称阿言,那该如何称呼?”

  陆云停噎了噎,抬手挡住江于青的眼睛,道:“赵子逸与你认识几年,你为何对他还是一口一个赵少爷?”

  江于青理所当然道:“赵少爷是少爷的好朋友,礼不可废。”

  陆云停冷笑道:“对我要讲礼,对你那些同窗朋友便不需讲礼了?”

  他这话问得半点都没压着自己的气恼,江于青若有所觉,想摘下陆云停的手,偏偏陆云停不让,掌心覆他眼上。江于青眼睫毛颤动,蝶翼似的在他掌中扇动,过了须臾,江于青道:“楚言他们和少爷不一样。”

  陆云停刨根问底,“怎么个不一样?”

  江于青薄红的嘴唇一开一合,“……就,少爷是少爷啊。”

  陆云停被他气笑了,凑过去恶狠狠地咬了口他的嘴唇,道:“且笨死你算了。”

  江于青疼得低哼了声,望着陆云停,眼神懵懂,陆云停被他看得没脾气,将舌头送入他口中时含糊不清地说:“你就气我吧,啊?”

  江于青一听他生气,就想问他为什么生气,话没说出口,先教陆云停将他的话连着呼吸搅得七零八落,临了,耳朵红,脸颊也红,嘴唇都分外水润。江于青胸膛微微起伏,耳朵里隐约能听见房外琴娘拨弦的丝竹之声,夹杂着茶客、小二的说话声,他才反应过来这是哪儿,有点难为情。

  江于青小声道:“少爷。”

  “少什么爷,”陆云停道,“这里没少爷,没这人,我听不见。”

  江于青又想扯他衣袖,陆云停抬手躲了,下巴一扬,道:“不吃你这套。”

  “……”江于青目瞪口呆,苦恼道,少爷怎么……越来越小孩子气了,他耍性子的时候倒是——挺可爱的。

  江于青这么想,忍不住笑了一下,哄他,“少爷,你别生我气了。”

  陆云停见他还乐,一时间竟也被他气乐了,用力揉了揉他的脸颊,道:“就认少爷是吧?”

  “行,”陆云停敲了敲罗汉床上的矮几,道:“手撑这儿。”

  江于青一时间没明白他想干什么,听话地将双手撑在矮几上,陆云停趿着木屐直起身,挽起了袖子,道:“跪好。”

  江于青顿时就反应过来,脸颊轰的红了,耳朵尖都在发烫,“……少爷!”

  陆云停眼也不抬,道:“不是喜欢叫少爷吗?哪有不听少爷话的?”

  江于青却左右为难,他知道陆云停想干什么,二人曾经一道看的画本里就有这一出:那书童犯了错,被书生反绑了双手,塌腰撅臀,让那书生拿玉如意打屁股打了几十下。江于青还记得那画画得有多逼真,画中红通通的丰腴屁股交错着红痕,腰极细,色情旖旎扑面而来。

  江于青见陆云停居高临下地瞧着他,姿态清贵秀雅至极,没来由的心脏跳了跳,眼神游移,陆云停开了口,“江于青。”

  等江于青反应过来时,他竟已经遂了陆云停的意,跪趴在那梨花木小几上。江于青面红耳赤,仍在挣扎,“少爷……你想罚,咱们回去,我认罚好不好?”

  陆云停好整以暇道:“裤子脱了。”

  江于青:“……怎么,怎么能这样,少爷,这是在茶社。”

  陆云停说:“这家茶社我占一半,这个雅间也是专给我的,那和在家也无甚区别了,”他从从容容地问江于青,“江承隽,是我给你脱,还是你自己脱?”

  江承隽三字都出了口,是真生气了。

  江于青恨不得将脑袋钻进木几下,半晌,视死如归一般,咕哝道:“脱就脱,我自己脱。”

  说罢,他撩起袍摆,将长裤褪至膝弯,磨磨蹭蹭地往几上一趴,道:“少爷打吧!”

  他还不忘讲条件,“少爷打了可不能再生我气了。”

  陆云停当真是被他气笑了。

第23章 67

  于青67

  陆云停说:“江于青,气死我了你就守一辈子活寡吧!”

  江于青小声道:“少爷想打就打,别说那些气不气死的话,不吉利——嗷!”话还没说完,屁股先挨了一巴掌,陆云停这一下可没收着力气,抽得滚圆的白屁股一下子就红了。

  陆云停不咸不淡道:“你倒是贴心。”

  他垂下眼睛,江于青肌肤细腻,一身皮肉养得极好,臀饱满如桃,腰窄而有力,那是这两年练武练出来的,每一寸肌骨都透着不同于文弱书生的羸弱纤细。他沉着腰的姿态好乖,像一只撅屁股摇尾巴的狗,可这份乖巧驯顺只会招来恶欲。陆云停情不自禁地将目光落在臀缝小口,那处儿他摸过,拿手指插过,甚至用底下的东西磨过,情热烧昏头时也想往里插,可江于青挨不住,抖着嗓子叫疼,叫少爷。

  陆云停顿时清醒,咬咬牙,又忍住了。

  江于青年纪还小。

  可细细一想,也不算小了,在大周他这个年纪,都能娶妻生子了。只是陆云停潜意识里还记着江于青刚来陆家时又瘦又小的模样。陆云停有个“毛病”,就是对自己的东西护得紧,江于青迟早是要嫁给他的,他如今身体还算康健,他们来日方长,不急在一时。

  江于青后头生得青涩,窄小的一处穴眼,他不过捅入一根指头,就紧缩着含住咬,倒是乖——和主人一样。陆云停面色平静,脑子里却翻涌起来,身后没有动静,江于青有点儿奇怪,刚转过头想看,一只微凉的手抵上他的臀尖。

  江于青耳朵动了动,脸颊更红,僵着不敢再动了,只含含糊糊地叫了声,“少爷。”

  陆云停随口应了声,摩挲着挺翘的臀瓣,动作温存,江于青忍不住颤抖,白生生的臀尖也在他掌心下发颤。陆云停突然攥住攥住臀瓣,软肉滑腻几乎溢出指缝,吩咐的声音也随之出了口,“别动。”

上一篇:傻子和跛子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