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未婚夫后他入魔了 第104章

作者:糯糯啊 标签: 天作之和 天之骄子 甜文 玄幻灵异

并不是他真的怕梁冷,而是再这么靠下来,两人的脑袋不多久都要凑到一起去了。

季祯抬手想要将梁冷推开,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却被梁冷一把握住了手腕,反制住。

季祯不打算受制于梁冷,手上用力想要挣脱,然而两三下招式都被梁冷给化解。梁冷的武功不俗,实战经验又丰富,季祯这几下出手并没有为自己换来自由。

他有些恼了,不止手上反抗,连双腿也开始发力。

梁冷却好像对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有预料,均是提前一步压制住季祯。一番折腾下来,季祯不仅没有挣脱,和梁冷之间的距离也没有拉开,反而被梁冷压在了软榻上,后背紧紧贴着软榻,脸朝上满是不服气地看着梁冷:“你还不放手?”

“你不想听我把话说完吗?”梁冷反问季祯。

季祯觉得丢脸,“说个屁,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还不放开小爷,不然我和你翻脸了!”

他的眉目之间的情绪实在活灵活现,即便是此时是个臣服人下的动作,依旧遮掩不了季小三爷身上的骄矜。梁冷眉目之间的有趣之色越发盛了,仿佛都逗弄什么有意思得紧的小动物一般开口道:“翻脸怎么翻的,翻给我看看。”

季祯的眉头团成一团,若华在旁边急的想要上手拉梁冷,“殿下,您,”

她才开口,梁冷回首看向她,眸光里没有对着季祯的耐心与平和,多有几分被打扰的不悦。

他这一分心就被季祯抓住了机会,一脚踹到梁冷的腰上,同时往后退到窗边想要扶着窗沿站起来。

梁冷一把抓住季祯的脚腕将人拉回来,见季祯真的要炸毛,嘴上才哄着人说:“好了别跑了,我就说半句。”

季祯回头,小老虎一样凶看着梁冷:“有屁快放。”

“我不想和云顶峰缔结婚约,我想和你缔结婚约,你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难道不是这个意思?”梁冷的眸子中多了几分认真,低头凝视着季祯的脸。

这句话的信息量太大,季祯脑袋懵住,微微启唇不敢相信地看着梁冷。

错了错了,梁冷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他觉得梁冷骗自己,刚要开口反驳,忽然一把飞剑直接从开着的窗户外飞进来,季祯只感觉一阵凌厉的风从头顶刮过,随后就看见身上的梁冷猛地翻身避开。

嗡的一声伴着闷响,季祯看见一把熟悉的剑直直插进了房中的木柱上。

看着那剑的高度和位置,若是梁冷躲避有一丝犹豫,那剑都会将他的脑袋给削落下来。

季祯下了一大跳,立刻坐起来看向窗外,黑漆漆的院子里,由房内的灯火光亮所照出的尺寸之地,江熠面如霜寒地正看着自己。

第五十九章 谁要光明磊落?

季祯不久之前还在纠结江重光还是江狗蛋的问题,因此看见江熠之后的反应都迟钝了些,他愣愣坐起来看着窗外的江熠,再回过头看见深刺入木柱的江熠的佩剑才猛然回神,从软榻上跳了下来。

江熠那一剑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下了狠手,甚至动了杀心的。

不等季祯或者梁冷说话,那剑又猛然从木柱中飞出,回到了江熠手里,他飞身而起踏着窗台跃入室内。

院内的侍卫不知有这样的变故,又根本来不及阻拦,眼睁睁看着江熠的剑刺向梁冷。那剑刃从季祯面前擦过,一瞬间如同时间被凝固放慢,在他面前闪过一道寒光,带着杀气擦过。

梁冷只穿着便衣,身边没有武器,江熠又招招凌厉,他往后连退着闪避,却还是被剑刃抵住了咽喉,只消江熠轻轻一下便会皮开肉绽。

但皮开肉绽终究没有发生,因为季祯双手用力拉住了江熠执剑的手腕,“江重光,你冷静啊!”

他本以为江熠是冲着自己来的,却没想到江熠进屋以后下下都朝着梁冷去。

这拈酸吃醋的劲儿实在太大,季祯又忍不住想,若从这一行为上来看,江熠也算可取,毕竟他没有蛮不讲理朝自己出手,而是深切知道要打也是对狗男人精准出击。

只是季祯再盼着狗男男自相残杀,他也不好真看着江重光把梁冷宰在自己屋里。

江熠感觉自己的手腕一热,垂眸看去,季祯的手紧紧握着他的,那细腻的肌理带给江熠一瞬间的神思清明。

外头的侍卫已经闯进来,在这片刻的间隙里面把梁冷护在了身后。

“殿下!”

太子亲卫看向江熠的神色变得肃杀,立刻要对江熠出手。

“住手。”梁冷的指尖从自己的脖颈上抹过,垂目看了眼指腹上的些微血迹,开口喝住了侍卫。

他抬眸看向江熠:“江少主大概只是一时失态,你们先下去。”

侍卫们面面相觑,很是犹豫。

梁冷无言地回头,目光冷淡地落在侍卫们身上。侍卫们立刻低下头去,依言往后退了几步,只是不敢退得太远,在门帘之后守着,时时注意着屋里的动静。

季祯不知道江熠的情绪有没有平复,也不知道江熠什么时候会不会再忽然对梁冷痛下杀手,他不敢松开握着江熠手腕的手,紧张地盯着江熠。

江熠执剑的手因为内心巨大的挣扎而微微颤抖。

心魔狂肆地在他心中叫嚣着:“杀了他!”

愤怒与失控在江熠的心头翻搅,仅仅是因为梁冷碰了季祯,他竟然有想要活剐了梁冷的念头。倘若刚才不是季祯拉住他的手,江熠毫不怀疑此时他的剑已经刺穿了梁冷的身体。

季祯小心翼翼地开口问江熠:“你……冷静下来了吗?”

江熠的目光慢慢挪到了季祯的脸上,与他的目光撞在一起。

那其中的情绪衰败,透着季祯不太懂,但可以清晰辨别的死寂,如同江熠内里失去了支撑他的生气后,杀意与死气趁机替代控制了他。

季祯的指尖不由自主地松了松。他对这样的江熠很是陌生,甚至有一丝恐惧感。

不过季祯到底没有放开江熠的手,只觉得自己有点倒霉催的。

狗男男小两口吃醋打架,他倒成了夹在中间的那个,他何苦。

季祯瞥了一眼梁冷脖子上的伤口,心里有些虚。刚才那一幕怎么说的确有点捉奸在床的味儿,也就是江熠的目标直接朝着梁冷去的,倘若一开始就对着自己来,他还真的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躲过去。

季祯同时觉得自己也挺冤枉的,明明是梁冷大放厥词在放屁,偏偏给江熠看见了。

上一篇:五个人都想攻略我

下一篇:返回列表